阿拉法特永远的战士 东方时空:永远的战士——阿拉法特(组图)

2018-01-05 - 阿拉法特

阿拉法特用自己一生造就了巴勒斯坦的当代史,他所追求的事业也影响了整个世界。

阿拉法特停留在人们眼光中最后的形象是他在登上直升飞机,不断向送行人群送去亲吻的形象。2004年10月29日当地时间上午,已经患病两周的阿拉法特踏上了前往法国治病的送行飞机。出现在人们面前的阿拉法特没有穿着他那身经典的装束,连衣裤、毛皮帽代替了一身戎装、方格巾,他一脸病容,步履蹒跚,但是他依然没有忘记不断送给人们亲吻,人们知道,这些亲吻是送给他的战友、人民,也是送给巴勒斯坦土地的。

阿拉法特永远的战士

这是一位年龄已经75岁的老人,他特殊的经历和他在极其敏感的中东国际事务中的特殊作用,使他的名字、经历和追求成为一个民族的代表。

在这位老游击队员的一生中,有过无数次迁移,而全部的目的都是为了自己和巴勒斯坦人能够永久地在自己的土地上生活下去。这一次,他相信也是一次暂时的离别。但是,这一次的吻别竟然成为诀别。

阿拉法特永远的战士

10月中旬,仍然处在以色列军队围困中的阿拉法特身体出现了患病症状,伴随着恶心呕吐,还时常出现昏迷现象。这位75岁的老人病倒了。10月27日,阿拉法特的病情恶化,生死问题不可避免地摆在这位老人面前,也摆在了所有与中东巴勒斯坦问题相关的人们面前。

阿拉法特永远的战士

在目前这种局势下,如果阿拉法特突然发生不测,已经十分糟糕的巴以局势将很可能朝着极为不确定的凶险方向恶化,尤其是在当伊拉克处在战后的一片混乱之中,如果巴以冲突再次爆发危机,整个中东局势将不堪设想。阿拉法特的健康已经不是一个生命的问题,而是关系到许多生命的国际政治事件。

阿拉法特永远的战士

主持人:

作为中国记者,我曾经在不同时间面对面采访阿拉法特多次,我清楚地知道阿拉法特对于巴勒斯特事业、对于中东局势举足轻重的地位作用。可以这么说,阿拉法特是为巴勒斯坦解放事业而生,他的离去必将给中东局势带来难以预料的大变动,没有人知道在这个变动中将会丧失多少生命。

水均益采访阿拉法特的历史资料

记者:总统先生我们了解到当您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您就开始投身于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业。您能不能跟我们谈一谈,您个人的奋斗目标是什么?

阿拉法特:我们追求的是正义和和平,追求的是自由生活的权力,这是十分崇高的目标,我们已经十分接近它了。

记者:我们是否看到巴以和平的一线曙光,同时您认为巴以和谈的前景对于您个人包括您的家人有什么样的影响?

阿拉法特:是的 我非常乐观,因为大多数以色列人民都支持和平进程,大多数我们的人民也支持和平进程,大多数阿拉伯人民也支持和平进程,所有国际社会都支持和平进程,因为这些我非常乐观。

1929年8月4日,阿拉法特出生在一个典型的巴勒斯坦家庭。在加沙读小学的时候,他的老师为了纪念死去的战友亚西尔,将阿拉法特的名字改为亚西尔·阿拉法特。在阿拉法特童年的时代,父亲因为英国殖民者的挤压被迫离开加沙到埃及经商。

阿拉法特从小喜欢军事,经常住在帐篷里体验战场生活。中学时代他就参加了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组织,1945年,加入了巴勒斯坦阿拉伯党,组织了加沙地区最大的秘密组织“殉教者阿布·哈立德团体”,在加沙和耶路撒冷从事反对犹太复国主义的秘密活动。

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正在埃及开罗上大学的阿拉法特参加了这次战争,此后的历次中东战争,阿拉法特都是参加者和军事指挥者。阿拉法特认为自己是为民族解放事业而生,他把全部生命交给了自己的民族。由于阿拉法特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业走到了今天。

主持人:

我曾经提出这样的设想,阿拉法特如果不是生活战斗在巴勒斯坦,他也可能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工程师或是政绩显赫的政治家,他很可能不会像今天这样,成为事关国际局势中举足轻重的特殊人物。这一方面是由于巴勒斯坦特殊的地理、历史和在国际政治中的地位,另一方面,谁都不能忽视阿拉法特本人的特殊经历和性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阿拉法特一生都在塑造巴勒斯坦的当代史。1974年11月13日,45岁阿拉法特第一次出现在联合国大会上,进行那次著名的演讲的时候,世界了解了阿拉法特,也了解了巴勒斯坦民族。

阿拉法特:“我是带着橄榄枝和自由战士的枪来到这里的,请不要让橄榄枝从我的手中掉下。”

全世界在这里认识了阿拉法特,也看到了巴勒斯坦民族领袖。在此之前,他选择的道路是武装斗争,这个选择使他的经历中充满了战场硝烟。1952年,在纳赛尔领导青年军官推翻埃及法鲁克王朝之后,信奉纳赛尔主义的阿拉法特给埃及总统写了一封血书,期望埃及和整个阿拉伯世界不要忘记巴勒斯坦事业。

1956年,阿拉法特在埃及参加了第二次中东战争,并成为埃及中尉军官。1957年,阿拉法特在科威特秘密组建政治组织,1959年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组织正式成立,简称“法塔赫”。

第二年法塔赫地军事组织“暴风部队”成立,阿拉法特担任总司令,并成为巴勒斯坦各种派别中最大的军事组织。1965年1月1日,暴风部队在阿拉法特的指挥下开始了针对以色列武装斗争,这一天成为巴勒斯坦的革命爆发日。

经过不断的游击战和第三次中东战争,“法塔赫”的影响不断扩大,但却失去了在巴勒斯坦的立足之地,转移到约旦境内。1968年,阿拉法特在约旦亲自指挥了一场著名的保卫战——卡拉马战役。这次战役后,阿拉法特当选为法塔赫执委会主席,第二年成为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委会主席,阿拉法特成为巴勒斯坦解放事业的最高统帅。

水均益专访阿拉法特夫人历史资料

记者:晚上好总统夫人,您能不能给我们谈谈您的丈夫阿拉法特先生呢?

阿拉法特夫人:他是一个很和善的人,和人民很接近,很爱儿童,他收养了很多巴勒斯坦烈士的孩子,他很聪明也很慷慨,富有幽默感,他这个人工作很努力,每天要干十八个小时,我想这是一般人所不能比的。

记者:那么总统夫人,您能否给我们描述一下您与您丈夫度假或者相处的日子呢?

阿拉法特夫人:我们从来就没有在一起度过假,你也许会感到吃惊,我与我丈夫一起访问中国是我们俩第一次一起出访,他总是很忙,几乎不会改变他的生活习惯和工作作风,他是一个把一切精力都倾注到巴勒斯坦事业的人。

主持人:

1969年,卡拉马战役之后成为巴勒斯坦最高统帅后的那一年,也许是阿拉法特一生中感觉最好的日子。但是没多久,由于巴解的武装力量在约旦不断扩大,与约旦王室政权的矛盾日渐尖锐,“要解放巴勒斯坦,就要首先解放安曼”的口号在约旦流传。

终于,巴约双方爆发了严重的军事冲突。失败后,阿拉法特不得不带着巴解总部离开约旦转移到黎巴嫩、叙利亚等国家。为了调节巴约之间的冲突,埃及总统纳赛尔心脏病复发去世,阿拉伯世界失去了一位杰出的领导人。经过这次教训,在阿拉法特的思考中有了更多的政治家思考,他必须协调各种国际力量,推动巴勒斯坦的解放事业。

戴维营协议中的阿拉法特的转变(1977——1992)

20世纪70年代中,第四次中东战争后,埃及总统萨达特打破坚冰,开始了埃以关系和平进程,并在1978年签订了戴维营协议。尽管阿拉法特已经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了“千万不要让我手中橄榄枝滑落”的演讲,但此时的阿拉法特仍然相信手中的枪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他积极参加了抵制戴维营协议的拒绝阵线。

1982年的黎巴嫩战争之后,阿拉法特在以色列的军事压力下被迫从黎巴嫩转移到突尼斯。此时,通过和谈解决中东问题成为国际社会的主流,在外部世界和内部权力斗争的压力下,这位老战士开始考虑和谈道路。1988年阿拉法特在突尼斯宣布建国,宣布接受1947年联合国181号决议,确认通过和平途径解决巴以冲突。

1991年的海湾战争对中东局势产生了重大改变,当年10月,中东和会在马德里召开,在联合国等重要国际组织的参会下,阿拉伯国家代表与以色列代表第一次坐在一起。中东和谈经过一年多艰难谈判,1993年8月13日,终于出现了最振奋人心的突破,巴以双方在挪威的斡旋下,经过14次秘密会谈取得了实质性突破。

9月13日,阿拉法特与拉宾代表巴以双方在华盛顿签订了“奥斯陆协议”,即巴勒斯坦《临时自治安排原则宣言》。1994年,签署这项协议的三个人共享了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了解巴以冲突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个动人画面的意义,10年前,1994年7月12日,签订了著名的奥斯陆协议之后,阿拉法特终于再次回到已经离别27年的巴勒斯坦,此后,即使是在咫尺之地连续被围困长达两年多,以色列不断发出生命威胁的困境中,阿拉法特从来没有想到过离开。

水均益专访阿拉法特历史资料:

记者:那么总统先生请你谈谈巴以关于加沙和杰里克先行自治协议的意义好吗?

阿拉法特:在以色列军队从这两个地区撤出后,意味着加沙,杰里克将是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首先实行其权力的地区,这是令人激动的,这是在现代史上我们将第一次在我们的一部分自由的土地上升起我们的国旗,这是以色列第一次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代表,同时也承认巴勒斯坦民族,要知道以色列过去一直称巴勒斯坦居民。

我认为在加沙和杰里克实施完全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是建立一个与以色列共存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的第一步,从以上我可以看出这个协议是在正确的时机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的正确一步。

记者:总统先生,就我们所知,巴解组织在长期的斗争中进行过几次大的战略调整,比如在进行武装斗争的同时也进行政治和外交斗争,那么是什么因素促成了这一系列调整呢?

阿拉法特:我们必须记住 在1988年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通过了一个重要的和平倡议,根据这一倡议,美国同巴解组织开始了对话,其实早在1974年我们就做出过一个决议,其宗旨是在任何一块被解放的或者是以色列撤出的阿拉伯被占领土上建立一个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我们一切斗争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实现巴勒斯坦民族权力。

现在在加沙,杰里克实行自治,这仅是第一阶段,在此后的三年,我们将同以色列继续谈判解决巴勒斯坦领土的最终地位问题,这就是要解决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问题。

水均益专访阿拉法特历史资料:

记者:总统先生,有人认为中东和平进程能否重新起动,巴以会谈能否取得进展一定程度上在于以色列政策的变化,以及美国中东政策的调整,您是否同意这样的说法,您认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以色列和美国的政策才会出现变化或者说调整呢?

阿拉法特:克林顿政府提出了重要的方案,虽然我们对方案有一定的看法但我们还是接受了,我们欢迎美国政府为挽救中东和平进程采取的行动。

记者:总统先生那么根据奥斯陆协议巴以之间关于永久地位的谈判最迟不应晚于1996年的5月份,但是由于中东和平进程处于停滞状态,永久地位的谈判至今没有提上议事日程,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您是否会按照一个已经达成的时间表也就是说在1999年5月份宣布成立巴勒斯坦国,如果以色列方面不予承认,巴勒斯坦方面将如何对待呢?

阿拉法特:根据1993年我与以色列前总理拉宾签署的华盛顿宣言,我们有权力宣布我们的独立,我们准备在1999年宣布建立巴勒斯坦国。

对于阿拉法特来说,获奖的激动是不能同他重新回到巴勒斯坦土地的那一刻相提并论的,也许对于阿拉法特来说,奥斯陆协议最大的成功是他在离别了27年之后,再度踏上巴勒斯坦的土地,并在这里成立了自己领导的自治政权。

水均益专访阿拉法特历史资料:

阿拉法特:我以前总是在很困难的时候,对所有的朋友说,我们是在一条隧道当中航行,在隧道的尽头我们看到的是我们的国家,是耶路撒冷的教堂清真寺,甚至于每一块石头,在那个时候很多人不相信我,但是现在我们已经看到这一天了。

记者:很多人在电视上看到您哭了,为什么?

阿拉法特:是的,因为在那个时刻我想起了我的那些牺牲了的战友和同事,我回到加沙的时候,他们本应该站在我的身边一起目睹这一历史性的时刻,我当时控制不住。

记者:总统先生是什么使得你们有一种力量去不断地追求进行和平谈判,甚至于是和你们的敌人?

阿拉法特:很早以前我们就开始了和平的努力,也许大家还记得1974年我在联合国说的话,当时我说我来到联合国,一手拿着橄榄枝,另外一只手拿着一把手枪,一把为了保卫橄榄枝的手枪,我说不要让橄榄枝从我手中掉下来,握住它,握住它,因为我们相信和平手段是惟一解决问题的办法,这就是我们的动力,但是我们采取这些和平的手段包括我们宣布放弃武力和最近修改巴勒斯坦宪章中有关将以色列赶入大海的词句等等,这些带有妥协色彩的举动并不是因为我们虚弱,而是我们坚信这是实现和平的惟一办法,所以我在1993年签署巴以和平宣言的时候,我把它称之为是一个勇敢者的协议,这的确需要勇气。

记者:您是否对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依然充满着信心呢?

阿拉法特:毫无疑问,到时候我会亲自邀请你们去的,而且不需要任何签证。

当奥斯陆协议签订的时刻,当巴以双方的老对手共同领取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人们都认为中东和平有了希望,但是,阿拉法特很清楚,和平是一项比战争更加艰难的事业。历史事件似乎验证了阿拉法特的担心。1995年11月4日 以色列总理拉宾被以色列极右分子刺杀身亡。巴以和平遭受重创。

1995年11月拉宾被刺,阿拉法特的谈判对手变成了以色列强硬派内塔尼亚胡,巴以和谈止步不前,1999年工党领袖巴拉克出任以色列总理,巴以和谈有了一些起色,但是,在2000年9月28日,利库德集团领袖沙龙突然登上了圣殿山,引发了巴以之间的大规模冲突,阿拉法特出乎意料地再度持枪巴出现在媒体面前,巴以和平戛然而止。

当年年底,美国总统克林顿再度把阿拉法特与巴拉克请到华盛顿,准备在卸任前再次推动巴以和谈,但是,在巴以爆发流血冲突和众多复杂的矛盾,终止了阿拉法特那只签过许多协议的手,此时,阿拉法特的想法已经发生了变化。

水均益专访阿拉法特历史资料:

阿拉法特:首先,您应该明白,我们的人民正在面对一场非常危险而猛烈的攻击,应该说是侵略,以色列军警,犹太定居者,他们使用飞机,大炮,火箭等重武器对付我们的儿童,妇女,我们的人民。他们封锁加沙和西岸的巴勒斯坦城镇,甚至阻止食品进入这些地方。

我们的工人无法工作,因为他们没有工具和原料,这些被禁止进入我们的地区。除了这些以外,他们还拒绝还给应该属于我们的前,他们把我们的钱扣押了,这使得巴勒斯坦人民处在一种极度困难的经济状况之中。

记者:建国的梦想是否更近,还是更远了呢?

阿拉法特:迟早我们会宣布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这是我们的权力,也是联合国有关决议规定的,包括最近的联大第1344号决议。此外,别忘了,绝大多数国际社会的成员是支持我们的,从这一点说,我不是孤独的。

2001年,美国新一届总统布什上台,面对巴以冲突的持续恶化,布什政府对阿拉法特采取了边缘化政策。随着911事件的爆发,巴以冲突已经成为美国面对的次要问题,反恐成为头等大事。以色列沙龙政府利用这种变化采用更加强硬的政策。2002年,在以色列军队的严密无休止的围困中,73岁的阿拉法特陷入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刻,但是,这位老人的意志仍然坚强。他表示,我的归宿就是同许多巴勒斯坦的战士一样在这里成为烈士。

伊拉克战争之后,中东局势巨变。在联合国等四方主导下,阿拉法特并不情愿地任命了自治政府总理,退居幕后。2003年6月初,巴以双方领导人在红海亚喀巴再度握手,共同接受了中东和平路线图。但是这一次握手和签字的人,已经不是一向在这种场合代表巴勒斯坦一方的阿拉法特,而是自治政府总理阿巴斯。

阿拉法特被围困在拉马拉的官邸中,但是他并没有失去巴勒斯坦民众对他的崇敬,他依然可以在狭窄的斗室中一呼百应,依然掌握着巴勒斯坦的大局。

水均益专访阿拉法特历史资料:

记者:您认为现在形势如何?您如何评估?

阿拉法特:现在我们面对新的时期,一个在希伯来语中成为尤来尼的计划,尤来尼的意思是地狱。

记者:您的意思是说地狱之战?

阿拉法特:是的,现在我们面对的是地狱之战,正如你知道的,沙龙宣称在100天之内彻底消灭阿克萨清真寺起义,100天之后,他向以色列人民发表声明,就自己未能履行诺言表示道歉,并希望再给他一段时间,沙龙决定要继续打这场战争,正像他所说的,现在,一场地狱之战。

他摧毁了我们的基础设施,所有我们的城镇乡村,我们加沙的渔民甚至都不许出海捕鱼,全世界哪有这样的事情,哪里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为什么沙龙在内塔尼亚胡执政的时候,作为第二号人物,从没上过阿克萨清真寺?为什么他在沙米尔政府,在贝京政府时期,作为第二号人物都没有去过阿克萨清真寺?你这不是有意制造麻烦吗?因为你明知这是所有穆斯林信众和阿拉伯人完全不能接受的。

记者:那么,总统先生,总的来说,我认为在对您的上次采访之后,情况变得非常严峻了。

阿拉法特:非常危急,我们没有坦克,没有飞机,没有阿帕奇直升机,我们没有大炮,我们没有导弹,我们什么都没有。地域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摧毁整个巴勒斯坦。

主持人:

2000年年底,阿拉法特没有在继续推动巴以和平的协议上签字,在今天看来,随着巴以局势的不断恶化,隔离墙高耸,沙龙政府单边脱离计划日渐推进,这样的机会对于阿拉法特来说,已经成为最后一次。

早在一年前就不断传出阿拉法特出现健康问题的消息。2004年10月中旬,阿拉法特因患感冒身体不适,两周后,10月27日,突然传出阿拉法特病情恶化的消息。随后的两天中,在拉马拉阿拉法特的官邸外挤满了世界各国的媒体记者和许多巴勒斯坦民众。

在得到以色列政府明确的承诺之后,阿拉法特于10月29日上午离开拉马拉,前往法国贝希尔军医院治疗检查。11月2日,法国医院排除了阿拉法特患白血病的可能,并通告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好转。在这个过程中,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一直在声明,权力仍然在阿拉法特掌控之中。

11月4日,黄昏时分的巴黎郊区。法新社突然发布了一条转自以色列电视台的报道,声称阿拉法特已经在医院去世。这条消息在全世界的媒体上迅速传播,阿拉法特的生死再度引起世界的高度关注。第二天,贝希尔军医院对外界否认了阿拉法特已经去世的消息,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医院所说的“病情复杂,处境危险”对一个75岁的老人意味着什么。

各种信息与病情状态相同,复杂交织,扑朔迷离。大批国际媒体在法国贝希尔军医院外,捕捉事关阿拉法特生死的蛛丝马迹。

阿拉法特,一个创造了民族历史、个人时代的人,一个无论生死都在牵动着世界的人。

2004年10月中旬,阿拉法特身体不适,

10月27日,病情恶化。

10月29日上午,阿拉法特前往法国治疗检查。

11月2日,法国医院排除了阿拉法特患白血病的可能,

11月4日,医院宣布阿拉法特的“病情复杂,处境危险”

11月9日,巴勒斯坦领导人库赖、阿巴斯前往巴黎探望,

宣布阿拉法特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

2004年 11月11日北京时间上午10时30分,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巴勒斯坦国总统亚希尔·阿拉法特在法国巴黎贝尔希军医院去世,享年75岁。

他一生中想到很多,唯一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离开巴勒斯坦竟是永别。

他有过许多遗憾,最大的遗憾是没有亲手升起巴勒斯坦建国的国旗。

他造就了一个时代,而无法确定的是,巴勒斯坦的未来将走向何方?

阿拉法特,一个创造了民族历史、个人时代的人,一个塑造历史和被历史所塑造的人,无论生死都在牵动着世界的人。

主持人:

所有人真正了解巴勒斯坦事业中东和平的人都知道,阿拉法特是一个特殊时代、特殊矛盾、特殊事业造就的一个特殊的民族事业领袖,他在巴勒斯坦事业中的贡献、威望、影响、作用和地位是难以取代的。正因为如此,阿拉法特的去世是巴勒斯坦民族事业的重大损失。与此同时,国际社会正在密切关注阿拉法特去世后巴以关系的局势发展。

阿拉法特用他全部生命的精华构建了当代巴勒斯坦争取民族权利斗争的政治架构,这是一个英雄领导的架构,英雄就是阿拉法特。英雄式的政治领袖必将对历史构成更大的影响,然而正是这种影响,使人们担心英雄离去后的未来。

相关阅读
阿拉法特葬礼阿拉法特葬礼在即 以色列今日进入“战争”状态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当巴勒斯坦为阿拉法特准备在开罗的葬礼和在拉马拉的下葬仪式之时,以色列警方11月11日晚准备将警戒级别提高到最高级,也就意味着以色列处于战争状态。据《耶路撒冷邮报》报道,11月11日,以色列警方已经将警戒级别提升到C级,他们准备从12日早晨6点开始,将警戒级别提升到最高的D级。在D级警戒级别下。

阿拉法特贾科阿拉法特贾科 阿拉法特毒杀迷局的三大“为什么”

围绕着阿拉法特的死,自始自终迷雾层层。他死得离奇,以至于身后各种传闻尘嚣直上,毒杀、乃至艾滋的说法都一度大行其道。怎么个奇怪法呢?尽管七十多岁的阿拉法特本身健康状况不好,可是去得也太突然了。据记载,他于2004年10月27日开会时骤然呕吐,并晕倒10分钟。最开始来自埃及的医疗小组怀疑他得了流感。后来他被送到法国治疗。

阿拉法特的书籍阿拉法特的书籍 沙龙阿拉法特的书剑恩仇录 二人展开最后决杀

与戏剧性的“相逢一笑泯恩仇”不同,经历了太多仇怨的两位老人,已不可能存在双赢,要么是两人黯然,要么一方功成国际先驱导报驻耶路撒冷记者刘洪报道暗杀亚辛后,沙龙又吐惊人之语:“不对阿拉法特动手的承诺已经失效。”面临威胁,阿拉法特表示:“我们是高山,绝不会被狂风撼动。”但毫无疑问,随着巴以局势的紧绷,两位老人间的决斗已进入最终阶段。

阿拉法特简介阿拉法特简介 阿拉法特的简介 出生 事迹

阿拉法特一生充满传奇色彩的巴勒斯坦骄子阿拉法特,从小就是孩子王,亲身经历过四次中东战争的洗礼,毕生致力于争取恢复巴勒斯坦人民合法民族权利的正义事业.生活中,他与三个女人的爱情故事也广为流传2004年11月11日,阿拉法特与世长辞.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唁电中说:阿拉法特的逝世,不但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巨大损失。

阿拉法特名言阿拉法特名言 阿拉法特的名言:请不要让橄榄枝从我手中滑落

1969年:“我们新一代人厌倦了等待。与其在沙漠帐篷里等待缓慢痛苦的死亡,不如与敌人同归于尽。”1974年11月11日:“让全世界都知道,都听到,我们坚强的人民将用他们的鲜血、灵魂、财产和他们拥有的每一样东西来保卫这片圣地,因为这是圣地,是坚强的人民的土地今天的问题,并不是阿拉法特的命运如何。

推荐阅读
阿拉法特和亚辛是一伙阿拉法特和亚辛是一伙 精神领袖亚辛被炸死 阿拉法特是下一个?
阿拉法特晚年阿拉法特晚年 阿拉法特的传奇人生
桂林鸡血玉原石【桂林鸡血玉原石】桂林鸡血玉博物馆再次走出国门 参加2018中国一东盟博览会柬埔寨展
盘玩星月菩提决窍盘玩星月菩提决窍 新手如何盘玩星月菩提决窍
产业发展规划产业发展规划 产业发展战略与规划
玉镯子哪个牌子好玉镯子哪个牌子好 买玉镯要怎么挑选的好
大ip现象对电影产业大ip现象对电影产业 中国电影产业发展现状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