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首相村山】独家专访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 “村山谈话”是怎么发表的

2020-03-26 - 前首相

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是著名的“村山谈话”的发表者。这一谈话发表近20年来,已经成为紧箍日本右翼保守势力否定和篡改历史问题的一道咒语。那么,“村山谈话”是如何诞生的?诞生前后有哪些内幕?5月24日,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在日本大分县的家中,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采访全文如下:

日本前首相村山

第一财经日报:村山先生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发表一份谈话?

村山:我当选为首相后,对中国和韩国等亚洲国家进行了访问。对于中国,日本实施了侵略,给中国人民带来了莫大的伤害和苦痛。在韩国,日本实行了36年的殖民统治,背负着沉重的历史包袱。当时的中国,是江泽民主席执政时期,很重视历史,所以在访问中,我深深地感受到历史话题的那一份沉重。

日本前首相村山

去东南亚国家访问时,我也感受到,虽然这些亚洲国家对于日本战后走和平发展之路,成为世界经济大国抱有一份敬意,也接受了日本的一些经济援助。但是,对于日本没有很好地处理历史问题,并且对有政治家经常发表一些否定历史的言论感到不满,同时也担忧日本成为经济大国后,忘记历史,重新走上军国主义的道路。

这一些担忧,也令我感觉到战争留下的创伤并没有治愈,日本政府需要明确地向亚洲各国人民表明对历史问题的看法,寻求与亚洲邻国建立相互信赖的关系。

而当时也刚好是日本战败50周年,我觉得自己作为首相,应该带领日本借此机会总结一下历史教训,给自己树立一块警示牌,以此来寻求亚洲各国的谅解,并与亚洲各国建立起真正的友好和信赖关系。我想这个时候不说,以后也许就没有机会说了。

日报:听说您在访问北京时,特地去参观了卢沟桥旧址和抗日战争纪念馆。当时有何感想?

村山:我担任首相后第一次走进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看了这么多历史资料,内心十分的震撼。我虽然在战争的后期也被征入伍,但是做的是内勤,还来不及上战场,战争就结束了,因此对于战地的实际情况并不了解。看了展览,真正认识到日本过去在中国干了许多残酷的事。

战争的创伤并不是两国签署一个协定,发表一份文件就可以了却。许多人目睹了自己父母被杀,这些人还健在,要他们立即忘却,没有道理,也是做不到的,需要时间来疗伤。

日报:当时决定发表一份“村山谈话”,有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村山:当时,我的内阁是由社会党、自民党和先驱党三党联合组成的。在三党商议联合执政时,就涉及过对于历史问题的看法。因为我领导的社会党一直将日本过去发动的战争定义为一场侵略战争。所以当我提出要借日本战败50周年之际发表一份政府谈话时,三党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大家觉得很有必要这样做。

为此,三党一起成立了一个“50年问题工作委员会”,商议如何处理战后问题。因为对内还涉及到遭受原子弹爆炸的受害者的救助等问题,对外涉及到与中国和韩国等亚洲国家的殖民侵略等问题。其实揭开盖子,发现战后未处理的问题实在很多。

在这份谈话发表前,国会议员中不是没有反对者,自民党内就有一些议员反对。好在当时的自民党中,追求民主与和平主义的议员较多,因而这些反对声音没能占得上风。内阁成员全场一致通过了这一份谈话。

我当时也一度考虑以“国会决议”的方式发表这一份谈话,但是内阁在讨论中,认为应该以“总理大臣”名义代表政府发表,更为慎重和严肃。于是在199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50周年纪念日当天发表了这一份谈话。后来大家把它称为“村山谈话”。

日报:“村山谈话”的核心内容是什么?

村山:在这一份“谈话”中,我着重强调了过去,由于日本国策发生错误,走上了战争的道路,使国民陷入生死存亡的危机,侵略并殖民统治了许多国家,特别是给亚洲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和痛苦。为了避免以后再次发生这样的错误,我们应该谦虚地接受历史事实,并再次表示深刻地反省和由衷的歉意。

同时向在这段历史中受到灾难的所有国内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我还表示,战败后50周年的今天,日本应该立足对过去的深刻反省,排除自以为是的国家主义,作为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促进国际和谐,推广和平的理念和民主主义。汲取历史教训,展望未来,不要走错人类社会发展和平繁荣的道路。

日报:在“谈话”中,公开承认日本发动的战争是“侵略战争”,周边的人有没有抵触?

村山:日本战后对于过去的这一段历史,有许多暧昧的说法。有的说是一场为了解放亚洲各国被殖民统治历史的战争,是“殖民解放战争”。有的人认为,第二次大战期间,发动侵略战争的不仅仅是日本,许多国家都发动或参与了这样的侵略,为什么要单单揪住日本不放?认为对日本展开的批判不合理。我觉得,闯入别国就是侵略,日本在中国建立满洲国,就是一个例证,这是无法抵赖的。

所以,日本对中国发动的战争,就是一场侵略战争。如果我们不能反省到这一点,不肯承认“侵略”,那就根本谈不上所谓的反省了。

当时,在使用具体词汇上,有过商榷。譬如有人主张使用“侵略战争”,有人主张使用“侵略行为”,我最终把它归纳为“侵略”两个字,不管什么程度,就是“侵略”。

日报:为什么在谈话中没有提及“慰安妇”问题?

村山:因为过去的那一段历史,涉及的具体问题很多,譬如“南京大屠杀”、慰安妇问题等,谈话中不可能一一列举,所以总体上使用了“给亚洲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和痛苦”这样的表述。

日报:这一份“谈话”是由谁起草的?

村山:这一个“谈话” 的原稿,是由专家小组起草的。内阁官房(注:首相官邸)内的外政审议室负责牵头,并请了不少专家参与,听取了不少人的意见,最后成稿,前后花了不少时间。稿子最后送到我的手里时,我逐字逐句读了几遍,感到很满意,基本反映了我的思想和理念。

虽然在过去的几任首相中,也有人表达过同样的意见和观点,但是最终以“内阁总理大臣”名义代表政府发表这么一份完整的文件,这还是第一次。因此也受到了亚洲各国的欢迎和好评。

日报:对于安倍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和日本维新会共同主席桥下彻关于慰安妇问题的发言,您怎么看?

村山:这种言行不是一件好事。桥下的慰安妇问题的发言,是一种无视历史事实,无视慰安妇们成为性奴隶的行为,不能容忍。我希望日本今后的政治家们能够遵循这一个谈话的精神。日本如果不深切反省自己的历史,就不能与亚洲各国建立起信任关系。

我对于中国和中国人民有一种很深厚的感情,70年代,我访问中国时,曾经在青岛海滩游泳,一个浪头扑面而来,把我的假牙打落在青岛的海滩,当时就找不见了。我已经快90岁了,我忽然觉得,我的“分身”早已经留在了中国。真心希望中日两国政府和人民真诚相待,友好相处。合则两胜,斗则两败。

相关阅读
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士【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士】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中日两国是命运共同体(图)

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中日两国是命运共同体(图)京报网080922:01大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央视网消息(网络新闻联播编译江易易报道)据日本新闻网8月9日报道,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上周接受了日本新闻网记者的采访,对中日两国关系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表示,“两国事实上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中国发展了,日本也会好起来。

前首相鸠山【前首相鸠山】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新冠肺炎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日中应携手应对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日本政府和社会各界都给予了中国许多援助和鼓励。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不仅录制视频为中国加油,还多方筹集援助物资,在有关企业的协助下,向中国寄送了100万只口罩。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图片由鸠山由纪夫事务所提供)新冠肺炎是人类共同的敌人,日本绝不能隔岸观火,这时正需要日中两国携手合作。

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向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家庭捐赠口罩

新京报讯(记者康佳实习生孙朝)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向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家庭捐赠1000只口罩,并委托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以下简称“纪念馆”)转交。今日(2月18日),纪念馆馆长张建军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批口罩已邮寄给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家庭。新京报记者从纪念馆宣传处获悉,2月初,纪念馆开始为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家庭筹集口罩。

日本前首相叫什么名字【日本前首相叫什么名字】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参观韩国日帝强征劳工历史馆 并留字谢罪

据韩国媒体10月12日报道,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10月12日参观了位于韩国釜山的“日帝强征劳工历史馆”,并强调称,“日本作为战争中的加害者应该抱有深切的责任意识”。鸠山由纪夫在放置于入口处的访问名录前驻足,并拿起笔思考了一会儿后写下了对于日本殖民统治历史的道歉书。道歉书中写道,“作为在殖民时期制造了无数苦痛的一方。

日本前首相羽田先生【日本前首相羽田先生】日本前首相羽田孜:一个政治家的变与不变

“请你原谅我声音的沙哑。前几天参加日本参议院选举活动时,把嗓子喊哑了。”刚见到记者的时候,羽田孜先生低声做出解释。72岁的他身着笔挺的深灰色套装,看上去比实际年龄稍显苍老,脸上透出些许疲惫,但谦和依然。嗓子虽然哑了,但难掩兴奋之情在一天前举行的日本参议院选举中,羽田孜所在的民主党战胜了执政的自民党。

推荐阅读
日本前首相去世【日本前首相去世】101岁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去世 曾称政治家应正视历史
日本前首相小泉【日本前首相小泉】日本前首相之子小泉进次郎休陪产假 望撬动体制和文化之变
顺流交易通俗解释顺流交易通俗解释 《顺流交易的抵消解释》
国开行金融债券国开行金融债券 第九期国开行金融债券正式发售
327国债事件当天327国债事件当天 “327国债事件”血腥历史 当年大佬今安在?(附图)
排污权交易制度排污权交易制度 关于排污权交易制度的若干思考
桦木和橡木哪个好桦木和橡木哪个好 桦木和橡木地板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