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投资平台 中国现在需要什么样的天使投资人?

2019-09-23 - 天使投

在创投领域有一个词最近经常被提起,那就是资本寒冬。在这场“寒流”中,有人“蓝瘦香菇”,也有人破冰逆势增长。资本寒冬并不是简单地指资本少或是项目少,而是资本正在趋于理性。

一方面对于创业者来说,没有实打实的项目,只靠讲个动人的情怀故事、拿个炫目的BP就能拉来投资的创业“神话”早已不再。另一方面,面对正处于“经济新常态”的中国,投资人们又该思考做怎样的升级应对?

天使投资平台 中国现在需要什么样的天使投资人?
天使投资平台 中国现在需要什么样的天使投资人?

创业邦最近把2016“年度天使投资人”的奖项颁给了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创业邦自2008年起开始启动“中国年度天使投资人”的评选,每年仅会有一人当选。雷军、曾李青、何伯权、徐小平、蔡文胜、林栋梁、吴炯、王刚等创投界的风云人物都相继被评为“中国年度天使投资人”。

天使投资平台 中国现在需要什么样的天使投资人?
天使投资平台 中国现在需要什么样的天使投资人?

曹毅作为80后早期投资人中的佼佼者,已经是在创投行业里摸爬滚打12年的“老兵”了。他创立的源码资本目前管理5亿美元、15亿人民币。两年多来,投出趣分期、 用钱宝、易酒批、车和家、今日头条等“互联网 ”、“智能 ”的代表企业。

天使投资平台 中国现在需要什么样的天使投资人?
天使投资平台 中国现在需要什么样的天使投资人?

那么在曹毅眼中,现在的投资人们应该做好哪些储备?聚焦于哪些机会?他在领奖现场的演讲,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有裨益的观点。兹将曹毅的演讲全文附录于下,供大家参考。

▲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分享创投经验

天使投资平台 中国现在需要什么样的天使投资人?

以下为曹毅演讲实录:

谢谢创业邦。知道是王刚给我颁奖,压力山大;在王刚后面演讲,压力更大。得到这个奖真是战战兢兢。在过去的两年我们做得还可以,但是有很多前辈、同行非常优秀。后来自己找了个理由,创业邦是给第三代中国风险投资的群体鼓劲,我来代表给这个群体受奖。

我算是创业投资行业老兵。虽然年纪不大,但从2004年偶入这一行。刚才王刚讲了很多这个行业的问题,今天我们没有沟通过。希望我对这个行业一些思考和感想,能扳回一些大家对这个行业的热爱、对这个行业的信心。

01 股权投资正从另类变成主流

第一点:股权投资行业从另类到主流。在我2004年刚入行时候,行业10多家活跃基金,来自于美国、新加坡、日本、欧洲的fly-inVC为主、少数本土的,每年投资不超过10亿美元。但是到了2015年市场上有2000多家创投机构,每年投出去超过500亿美元。所以10年有了50倍以上的增长。

除了企业,政府、大众也都在参与“互联网 ”大潮。我刚入行时VC是个很小的金融品类,到今天进入到越来越主流,是创新、创业、金融的核心地带。毕业时我学计算机的同学去百度、腾讯、阿里巴巴都有1.5万、2万的工资,我做VC只有7000块的工资。

这是我自身感知到的体会。误打误撞进入到了风险投资行业,没想到这个行业在过去的10年进入到主流的金融品类,甚至是主流的更大众的社会活动、社会行为。知其然知其所以然,为什么有这样的变化?我理解分两个层面,一个宏观层面,一个中观层面:

宏观层面,大家都知道“新常态”这个词,是习总书记在2014年提出来的。经济进入到三期叠加,进入到后制造业、后地产的阶段,经济增长进入到一个相对稳速不是特别高速的发展阶段。在这个大的背景下,我们看看经济的主要参与者都在做什么活动?

对政府来说,政府在推动像八大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扶持;

对企业来说,我们看到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都在从原来的依托于投资、依托于需求的增长方式,转向依托于科技驱动、更优质供给的经济驱动模式;

对于家庭来说,中国越来越多改革开放30多年带来的高净值人群,他们的财富也在重新配置,从原来投入到制造业、地产、矿产等等,开始往新经济行业去做配置和转移。

在这个宏观情况下,政府、企业、家庭大量的资金都要寻求新的落脚点,地产、制造业之后,下一个支撑点是什么?宏观上看有“八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以及“供给侧改革”。

中观层面,我会更多落地到信息产业。信息产业作为“八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非常重要的一块,我本人也一直参与在这个行业的发展。信息产业对国民经济各行各业不断渗透,这个正好是一个外延非常大,能够去解决各个行业去库存、去杠杆、去产能的问题。因为它本身自然就是一个去优化资源配置的过程。一旦这个信息技术渗透入到某个行业,它就可以对这个行业带来优化资源配置,带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效益。

我自己进入投资行业,最开始是从最左上角的格,“PC互联网 娱乐媒体”“PC互联网 信息通讯”。从2004年到现在,第一排9个格子都占掉了,第二排、第三排的格子也逐步从左到右开始渗透。这是中观的视角。

我们自己比喻“互联网 ”是“市场经济2.0”。1.0直观体现就是有很多卖场,2C的小卖部、便利店、百货公司、大的商业综合体;2B的各种各样批发市场,服装、电器、布料快消等等。这些线下的存在会逐步线上化,线下的卖场就越来越少存在了。所以它是线下的资源配置往线上走,线上化后让资源配置效率提得更高。

怎么产生这样一个配置效率提升?怎么在配置效率提升里面大的公司能够出来?有三个要素:

第一个要素,服务半径。譬如原来一个旅行社可以服务几百个、上千个客户已经很不错了。要做客户服务,要接电话,要做各种流程的实现。但是从携程开始,它用信息产品前端获客,很好的处理客户需求;后端用信息系统大规模整合服务能力。

它让服务半径变得非常大,大到可以覆盖整个行业。原来是一个个小的服务提供商提供旅游中介服务,但因为有了信息化工具,可以让它的服务半径变得非常大。这是可以让这个行业出现赢家通吃的大企业的第一个要素。

第二个要素,管理半径。通过各种信息系统让企业的管理能力也不断变大。管理的人数可以更多,更重要的是让员工效率提高很多,让每个员工通过信息系统创造更大的价值。

第三个要素,资本半径。原来金融市场是银行主导的,银行主要的是抵押袋,但有了风险投资、股权投资以后,领先的企业可以拿到权益类的资金。像京东、美团、滴滴都是几十亿美金、上百亿美金拿到手上,它再去整合这个行业里的小玩家。

这三个要素是在线化之后让企业可以变得更大,让企业聚集度变得很高。它带来的价值创造是什么?总结下来是两个方面:一是优化存量,让原来的经济行为更有效、成本更低、服务更优质。二是激活增量。优化成本之后,因为成本降低了,因为服务更优质了,因为服务半径大了,让更多原来没有得到满足的需求,可以更好、更便宜、随时随地得到供给。

所以它是激活增量的过程。所以这两个要素是“市场经济2.0”优化1.0最大的地方,就是让原来存量的经济行为更加有效,激发增量的没有被满足的市场,让资源配置更有效。

02 投资于大变化

第二点体会,投资于大变化。

变化每天都会大量出现。以身体举例,有的变化出现在神经末梢,就像皮肤有的地方但一颗小包,比较痒,挠挠就过去了。有的变化来自于身体内部,比如你的身体变好了,呼吸系统等变好了。最根本的是大脑变化了,认知变了。深度、广度、高度变化了。产业变化比身体更加剧烈,有些变化大到你必须去花你最多的时间,而不要把过多时间分配在小的变化上。

大家可以看一下在人类历史上几个主要的变化,最开始有个认知革命,然后到农业革命,然后到工业革命,然后大航海地理大发现,然后电气革命、信息革命、生物革命,这是人类五千年,每个革命都持续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时间。现在我们在信息革命当中,应该花很大时间在哪些比较大的要素?它在什么时间点有巨大的影响力,在幼年期可以更早感知到。

几个变化的核心要素:

第一,计算成本。在摩尔定律推动下的CPU、GPU、内存、磁盘等等,其计算成本每18个月降低1倍,传输成本、存储成本也会随之降低。

第二,计算平台。计算平台分两端,一个是客户端,一个是服务器端。客户端大家认知得很清楚,最早的苹果机和IBM的PC机器;到了2007年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是新的计算平台,这个计算平台在过去的8、9年时间超越了PC,占据主流计算平台的位置。

接下来10年、20年又会有新的计算平台在孕育,比较大的可能是AR平台。这是客户端的变化,大家要关注AR什么时候开始水温变高,逐步成熟。服务器端也有很大的变化,原来每个公司搭建自己的网络服务器,租用虚拟主机。现在云计算的普及是在服务器端更有效的方式,让一个企业在计算资源的获取能力极大化,没有边界,这是非常重要计算平台的变迁。

第三,运输。运输为什么这么重要?它跟电子计算能力相对应。电子计算平台、计算能力的增加,像电子、光子这样的光速传播介质的进化过程。运输是原子移动的进化过程,是把一个原子的聚集体比如一个苹果、一杯水从A点移到B点的过程。

几个大变化:一是动力驱动从油驱动变成电驱动;二是IOT,运输的设备在被接入到网络,比如乘用车滴滴用手机就接入到网上来,现在货运车也被接入到网上来,也给无人驾驶铺设了很好的基础。这是运输领域科技进化的目标,让一个事物从A点到B点的运输成本降低,运输速度提高,可达到性逐步逼近到100%。

第四个,能源。由生物能进化为可再生清洁能源,现在突破可控制的核聚变核能。

第五,人口。这个要素在现阶段也开始出现了转折点,在过去几千年是一路往上走的,中国的互联网经济也受到人口红利的推动。但是现在这个红利开始进入转折点,开始有变化了:从增长到负增长,年龄开始老龄化。这带来的变化:就是可劳动人口在变少、人力的成本会提高、创新密度降低;需求也在变少。

这些都是变化的核心要素,这些变化会带来巨大的机会。我们关注大变化,就有机会抓住大的机会;如果关注小的末梢变化,那可能只抓住了小机会,基本可以这样去划分。超额回报来源于持久、真实的价值创造。短期的不真实的价值创造会让有些公司一两年跳上去后又掉下来。

互联网的价值创造主要来自于新资源的开发和老资源的优化配置。投资于大变化,把时间分配在大变化孕育出来的大机会上,这是我们投资人每天要去思考、去实践、去优化的任务和目标。这就是我的第二点体会。

03 投资之难

第三个体会,投资之难。

抓住大机会确实很难,这个难来自于三方面,脑力、体力、心力。这是一个创业者和我说的。做一亿、十亿、百亿、千亿美金的公司,对脑力、体力、心力的要求是不同的。我们是很多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所以某种程度一个投资人能够做多大,也是看你的脑力、体力、心力能够储备多大的能量。

1、脑力。投资就是做决策,不断提升认知的过程。这个认知首先得来自于好的信息获取手段,建立高质量的一手、二手信息获取来源。

同时,还要独立思考。获取信息之后要有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外面的噪音非常大、容易把你今天拉到北、明天拉到南。

逼近实相是个痛苦的过程。经常会觉得在某件事情的认知上个月已经达到了很高的高度,觉得是句号了。但是再过2个月、3个月、半年,你那个认知是落后的甚至完全错误的,重重的打了自己一把脸。逼近实相路径很艰难,里面有很多坑,起起伏伏。

从宏观到微观跨度也很难。深入到一个行业,你的认知会聚焦得很深。但是如果只有深度,会忽视宏观在变化、气候在变化、赛道在变化,就没有办法来全面看待事物的发展。所以需要有宏观、中观、微观三个纬度的认知能力和视角,这也是很大的挑战。有的人擅长做微观,有的人擅长做宏观,一个好的投资人要具备三个层次的思考认知能力。

2、心力。心力就是你的心有多大、心有多强。你的心有多大就是你是否能识别出、承接住巨大的东西。哪怕它还很早,但是你能识别出它,且有很大的耐心以及巨大的热情伴随这个大变化,从幼苗期跟随它长大。

这个过程中要忍耐很多孤独,因为你的判断跟市场99%的人都不一样,并且这个时间可能会很长。比如巴菲特在互联网泡沫破裂复苏到08金融危机前,没有像大部分对冲基金一样获取超额回报,饱受争议。但是他忍受住了这个孤独,在08金融危机他成为大赢家,其他人下去了,他上去了。忍受过程中的孤独。

笑看坎坷。笑看起起伏伏,投资的企业对投资人就如同孩子一样。每个孩子都有起起伏伏,更何况有20个、30个孩子。这么多坎坷要去容纳和接受。

最后是要定心放松。抓住大机会要定心放松,如果你的心是飘的、浮躁的、短期的、冒进的,身体和精神是紧张的僵硬的;一些微小但又很重大的来自于远方的声音是传递不到的你眼睛、你的耳朵,没有办法形成“眼到、心到、手到”的过程。

3、体力。体力是脑力跟心力的基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体力是清醒的头脑跟强大内心的支撑,要腾出时间锻炼身体,保持愉悦的状态。

今天这些伟大的企业、孕育出来的优秀投资人,都是抓住了三个波峰的叠加,就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叠加。如果错位了,一个是波峰,一个是波谷,一定达到不了最高的高度。人也就一米七、一米八,能量就这么大,一天能做的工作这么多。

但是在什么时间、什么位置去做了什么事情,这个相对高度就会让你和别人有很巨大的差别。这三者的强度是数量级的差别:人和的振幅是1公里,地利的振幅有赤道半径这么长,天时的振幅巨大,有1光年。所以如果能够把“三波”做叠加,你的高度就是千亿、万亿美金的公司。但是如果在正确的时间做了错误的事情、或者在错误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情,再努力业都达不到很高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