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女皇皇冠 同样当皇帝 日本天皇英国女皇大不同

2019-04-01

经常有人在解释日本天皇制的时候把日本皇室比做英国王室,说日本天皇和英国女王一样都是没有实权的虚君,其实这种比喻太不认真,是不恰当的说法。

英国女皇(左)和日本天皇

相对于古时候的中国皇帝和中世纪欧洲国王们曾经掌握过的绝对权力,因为现在的日本和英国都是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国会不仅是国家的最高立法机关而且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现在两国君主都只是象征性的存在,其职责基本上是礼仪性的,没什么实权。但如果仅仅看到“没有实权”这一点就认为两国君主差不多那就错了,其实英国的君主和日本的君主很不一样。

英国女皇皇冠 同样当皇帝 日本天皇英国女皇大不同
英国女皇皇冠 同样当皇帝 日本天皇英国女皇大不同

英国国王手里有过绝对权力,现在虽然没有了,但是掌握过权力的构架以及痕迹还残留了下来。英国君主是国家元首,虽然只是象征性的,但是该走的手续还就是要走。英国的法律要君主签署之后才能生效,英国君主是三军总司令,对外宣战是君主所管事宜,外交条约当然也要君主签署了之后才生效,连位于国教会顶峰的坎特伯雷大主教也是君主指名的。

英国女皇皇冠 同样当皇帝 日本天皇英国女皇大不同
英国女皇皇冠 同样当皇帝 日本天皇英国女皇大不同

现在的英国君主仅仅是“没有行使实权”而不是“根本没有实权”,即使是现在,假如有哪个英国君主真要玩,从理论上他能够做出解散议会、驱逐首相、对外宣战这一系列看上去匪夷所思的行动来把他的臣民们弄的哭笑不得。别看现在英国君主不管事,那只是长期在政府和议会打压之后的结果,如果他们真的要管事的话还真能管事,英国法律中还留了一大堆可以被君主去钻的空子。

英国女皇皇冠 同样当皇帝 日本天皇英国女皇大不同
英国女皇皇冠 同样当皇帝 日本天皇英国女皇大不同

比如说英国首相要经过君主的任命,但那个任命并不像人们以为的那样只是一个形式,有过女王指派人出任首相的例子。1957年首相安东尼·艾登伯爵因为伙同法国人以色列人策划入侵苏伊士运河但又没有得到美国人的支持而失败,不得不引咎辞职,这样艾登所在的保守党就出现了群龙无首的情况,大家只好来找女王陛下帮着裁定,结果由哈罗德·麦克米伦伯爵来当首相。

英国女皇皇冠 同样当皇帝 日本天皇英国女皇大不同

哈罗德·麦克米伦伯爵

英国王室成员是可以参与讨论政治发表意见的,查尔斯王子和他老爸就喜欢胡扯这些问题当意见领袖。女王每周二都要和首相进行只有他们两人参加的讨论会,也就是英国首相随时在向君主禀报着国内的政治动态,而英国君主也在指导着英国的政治,只不过因为这些讨论的内容都是保密的,无论哪个首相都没有谈起过女王所发表过的意见,所以英国君主们现在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没有人知道。

而日本不一样,日本的天皇无法和英国的君主相比。明治年间制定的《大日本帝国宪法》里面虽然规定了“神圣不可侵犯并且总览统治权的国家元首”,但随着太平洋战争的失败而被美国人用军靴和刺刀强加了一部《日本国宪法》。这个宪法的第一条就是“天皇是日本国的象征并且是日本国民统合的象征”,连挂名国家元首的位置都没有了。

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丈夫菲利普亲王曾经抱怨过“全英国就只有我的孩子不跟我姓”,那只是上门女婿的苦恼,而日本的皇室连姓都没有。当然天皇没有姓本身不是一件什么丢人的事情,实际上反映的是天皇在日本文化中至高无上的地位。

菲利普亲王(左)与英国女皇

古时候的日本只有贵族才有由天皇赐给的姓,这种姓在日本叫“本姓”。这样天皇就没有了姓氏,在日本文化中姓氏由地位高的人赐给地位低的人,有地位的人赐给没地位的人,而不存在比天皇地位还要高的人,所以就没人能够赐给天皇姓氏。

顺便说一句,天皇及其皇族没有姓氏,也就没有了护照,出国访问时会不会发生麻烦呢?不会。首先天皇是日本国的名义国家元首,在出国访问时享受国家元首待遇。而现代国际关系中国家元首出访是免护照的,所以天皇本人没有这个问题。皇族成员则是采取每次出国时由外务省每次一次性使用的旅行证明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日本这个“万世一系”的至高无上的天皇制是使用一种非常独特的方法来实现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现行的日本国宪法中对天皇的定义“日本国的象征”极为到位,而议论中的自民党宪法修正案中要把天皇改回“国家元首”则违背了天皇制的本质。

日本天皇夫妇

历史上日本天皇除了从明治维新到太平洋战争失败这不到70年时间内是作为国家元首而存在之外,一直就只是一个心理上的象征。而且还是用“宫内厅”这么一种特殊的结构来维持着这个象征。天皇从过去到现在都一直是在宫内厅的管辖之下,宫内厅说往东,天皇绝不能往西也绝不会往西。

前些日子皇太子德仁亲王指责宫内厅“有人企图否认皇太子妃雅子殿下的人格”的发言之所以闹得沸沸扬扬就是因为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皇族内有人胆敢反抗宫内厅,实际上也应该是天皇由宫内厅管控这个原因才使得天皇制才得以能够维持“万世一系”。

日本有个曾当选过参议院议员的学者叫田嶋阳子,她经常在不同场合呼吁“给天皇和皇家以人权”,在她看来日本人中最无人权的是天皇这一家子:没有姓氏不说,都没有选择食物的自由。前段时间有一个《天皇的料理人》的电视剧挺火爆,但要知道那并不是天皇家的人在点菜,而是宫内厅在管理。

天皇一家的菜谱在一周之前就定下来了,没有人来过问皇家的口味,“饭来张口”听起来虽然很舒服,但如果不管给的是什么饭都得张口的话也不一定舒服,人还是需要挑剔的权利的。

据说昭和天皇相当喜欢东京车站的一种很普通的炸鸡块便当,每次坐新干线出去视察全国各地时都要买一个在车上吃。其实这并不是炸鸡块便当好吃,而仅仅是昭和天皇在吃饭问题上仅有的能行使自我权利的机会罢了,有可能昭和天皇在头一次行使权利的时候就买了这个炸鸡块便当,于是炸鸡块便当就成了他的唯一,也许头一次买的是另一种别的什么便当估计以后也还是一样的从一而终,和美味什么的无关,只是对于自己能够行使权利的一种纪念。

和英国君主不同,在现在的日本可没有什么非要天皇才能签署的法律文件,非要天皇才能认命的官员。虽然在内阁各大臣的决定下来之后在皇宫内有一个“认证式”,但那只是一个仪式,只不过借了天皇家的地界举办一个向被任命的人颁发任命证书,而天皇本人也出席这个仪式罢了,有没有这个认证式对被任命的大臣的法律地位不会产生任何问题,因为天皇和任命本身无关。

天皇以及其他皇室成员是绝不能谈论政治问题的,不要说在公开场合下发表的谈话都是按照事先给出的讲稿照本宣科,就是平时在公开场合下出现时行走的路线、和谁打招呼交谈以及谈些什么内容都是事先说好了的,能自由发挥的也就是一些语气助词罢了。

天皇退位的可能性的话题在日本已经存在好几年了,主要是现在的平成明仁天皇年事已高,担负国事活动有困难。在明治维新之后的几位天皇中明治天皇睦仁活了60岁,大正天皇嘉仁活了47岁,都不存在这个问题,但昭和天皇裕仁却活了88岁,比现在83岁的平成天皇年纪还大,所以这次的退位问题如果不是出现了前后说法不一的失态也不会被人重视。

然而在官媒NHK报道了天皇希望能够生前退位之后,宫内厅出来否认却使得这件事变得很有趣。不管天皇“生前退位”会牵涉到什么法律以及民意的问题,一个83岁的老人表达自己希望退休的愿望不难理解,这是一个因为现代医学水平进步导致人均寿命延长而带来的新社会问题,历史上君主生前退位的事情发生的很少,但可以预见将来会越来越多。

就是英国也经常在讨论这个问题,只不过一来是因为女王的健康状态良好,二来是因为女王在即位之前的1947年就在首次出访南非的时候曾经发过“把一辈子贡献给大英帝国”的誓言,俗话说“君无戏言”,即使是虚君也开不得玩笑。在女王来说“生前退位”会带来一个“食言”的问题,在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法之前女王不能轻易说退位。

但是明仁天皇健康状况不好,再说也没有发过“把一生献给谁”的誓言,所以考虑这个问题是很自然的。而宫内厅这种传统势力对于新问题的对应方法还是采用了粗暴的传统手段,所以这次这种传统手段还能不能继续奏效成为了大家注意的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