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国王查理一世 弑君之斧——英国国王查理一世之死

2019-04-01

查理一世根据自己在春风得意之时曲解、利用的法律和宪法,在敌人面前进行了无懈可击的辩护。正如莫利所写的那样,他“态度沉着,蔑视法官”。他不承认这个特别法庭,认为审讯他是大逆不道的非法行为。首席审判官约翰·布雷德肖也找不出合乎逻辑的理由。

英国国王查理一世 弑君之斧——英国国王查理一世之死
英国国王查理一世 弑君之斧——英国国王查理一世之死

尽管如此,克伦威尔和铁甲军仍然能够砍掉查理国王的脑袋。这是他们决心不惜任何代价要达到的目标。威斯敏斯特宫内的大部分观众同情国王。在最后一次审讯的下午,查理要求申辩遭到拒绝之后被带出大厅时,人群里传出一阵低沉的祈祷声:“上帝保佑国王。”信念坚定的士兵根据他们班长的事先吩咐,高呼:“执法!执法!处死!处死!”

英国国王查理一世 弑君之斧——英国国王查理一世之死
英国国王查理一世 弑君之斧——英国国王查理一世之死

铁甲军在查理受刑之前一直尊重他的个人尊严,给他提供了处理俗界事务和接受牧师祝福的各种方便。这次处决不是乱砍乱杀,而是一个隆重的仪式,是一次牺牲,用西班牙宗教法庭的术语来说,是一次“检验信仰的行动”。

英国国王查理一世 弑君之斧——英国国王查理一世之死
英国国王查理一世 弑君之斧——英国国王查理一世之死

查理一世和自己的一对儿女做最后的道别

一六四九年一月三十日上午,查理被带出圣詹姆斯教堂,押往白厅。早些时候,他被士兵带出舒适的住所,从水路押到这个教堂。三十日上午大雪纷飞,查理穿上了暖和的内衣裤。他在押送的士兵中间快步走向半英里远的宴会厅,对他们说:“快点走。

英国国王查理一世 弑君之斧——英国国王查理一世之死

”在那里,只要他的要求不影响军队的既定方针,他们就尽量满足他。签署死刑判决书的大多数人被自己的行动吓呆了,因为他们将对此承担责任,最后将遭到报复。克伦威尔发现难以纠集足够的人签字。仍然担任总司令的费尔法克斯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他对耳闻目睹的事情感到忿忿不平,因此他将受到控制。艾尔顿和哈里森仍然同死难临头的国王留在大厅里。克伦威尔也在那里,他在每个必要的场合从不缺席。

下午一点钟的时候,查理得到通知说,他就刑的时间到了。他从宴会厅的一扇落地窗走出去,登上断头台。刑场上站满了一排排的士兵。克伦威尔一伙错误地认为,查理会以拒绝就刑的方式否定判他死刑的特别法庭,所以准备了捆绑他的绳索等物。

查理面带笑容轻蔑地朝这些东西扫了一眼。他获准随便讲几句话。由于他的声音传不到远处的士兵那里,他便对聚集在断头台上的人说了几句话,他说,他“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迎接死神。他饶恕世界上所有的人,尤其是那些将他置于死地的人(没有提到具体人名)。

他希望这些人能够悔过自新,也希望他们通过正确的道路实现国内和平,而依靠强权是行不通的。他认为臣民和君主的地位根本不同,民众的幸福并不在于参预统治国家。假如他实行粗暴的统治,用武力改变一切法律,他今天就不会落到如此悲惨的下场,所以他说自己是人民的牺牲品”。

查理从容地迎接死亡,他配合刽子手的行动,将自己的头发用白缎子小帽拢起来。他自动躺到断头板上,自己一打手势,刽子手便一刀砍掉了他的脑袋。接着就是悬首示众,人群中有一个人喊道:“这就是叛徒的脑袋!”

无数人象潮水般地涌到现场,虽然默然无语,心里却有一股强烈的感情。当时有一个人在日记中写道,看到砍下来的头颅,“数以千计的观众齐声发出痛苦的呻吟,我从未听过这种凄楚的声音,也不想再听到”。

英王查理的命运是异乎寻常的。没有人象他那样固执地反抗当时的时代潮流。他在自己的强盛时期坚决反对议会民主,而在灾难的连续打击之下,他却逐渐成为英格兰自由与传统制度的象征。他的错误和弊端与其说是出于个人权欲,不如说是源于国王至上的观念。

他生来就有这种观念,因为国王至上是英格兰的金科玉律。最后他奋起同铁甲军斗争,这支军队摧毁了议会的统治权,还要把英格兰投入古往今来最难抗拒、最卑鄙的暴政之中。查理在自己坚信的事业中从不畏缩。

诚然,他在同敌人谈判和斗争的过程中曾经诉诸欺诈手段,但这是斗争的激化和多变所决定的,何况对方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至于在宗教和政体问题上,他从未背离过自己的基本原则。他坚决维护英国国教的《祈祷书》和主教制度,他认为离开这两点,基督教就不纯正了。

在这些混乱多变、艰难曲折的年代里,他始终坚定不移,捍卫自己为之献身的事业。他是一个殉道者,这里“殉道者”的含义并不是指为宗教理想而牺牲的人。

他的王室利益同每一时期的国家大事有密切的联系。有些人认为他站在普通百姓一边反对新兴的经济势力,这是没有根据的。他不是英国自由的捍卫者,也不完全是英国教会的保护人,不过他是为英国的自由和教会而死去的。他用自己的生命将它们保存下来,不仅传给他的儿子,也传给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