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里拉对美元 新兴市场货币集体跳水 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下挫8%

2019-09-23 - 土耳其里拉

17日,进入欧市时段后,新兴市场货币再度集体跳水。土耳其里拉兑美元自5.8关口附近持续走低,跌至6.3关口,跌幅一度扩大至8%,截至发稿,里拉跌幅略微收窄。

南非兰特兑美元跌超1%,逼近两年新低;印度卢比兑美元跌0.2%报70.2,仍徘徊于历史地位附近;俄罗斯卢布兑美元跌幅亦扩大至1%。

土耳其里拉对美元 新兴市场货币集体跳水 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下挫8%
土耳其里拉对美元 新兴市场货币集体跳水 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下挫8%

美元从此前的日内低点开始反弹,跌幅进一步缩小。

8月16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内阁会议中表示:“我们已经对土耳其的多个内阁成员进行了制裁。如果他们不立刻释放牧师,我们还有更多制裁等着他们。”

土耳其里拉对美元 新兴市场货币集体跳水 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下挫8%
土耳其里拉对美元 新兴市场货币集体跳水 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下挫8%

姆努钦话音刚落,土耳其里拉兑美元2分钟内急跌,短线下挫超2000点,抹平日内涨幅,并创下3天内最大跌幅。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16日的内阁会议前表示,土耳其还没有证明“自己是美国的朋友”。他抱怨称,美国政府曾应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要求,从某个不具名国家解救了一位土耳其公民,但土耳其拒绝释放美国牧师,“这不公平,也不对”。

土耳其里拉对美元 新兴市场货币集体跳水 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下挫8%
土耳其里拉对美元 新兴市场货币集体跳水 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下挫8%

美国政府所谓的牧师,是指此前因涉嫌恐怖袭击一直被羁押在土耳其监狱的安德鲁·布鲁森(Andrew Brunson)。直到近日,布鲁森才被改为软禁在家。而美土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要不要释放这位美国牧师。美土关系也因为这位牧师而交恶。

面对里拉的大幅波动,土耳其财长贝拉特(Berat Albayrak)16日召开投资者电话会议,试图稳定投资者信心。他表示,土耳其正在制定计划以解决通胀及经常项目逆差存在的薄弱之处。其中,缓解通胀是首要任务。他强调,土耳其不会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援助,而是集中关注吸引外商直接投资。

贝拉特称,土耳其最近开展了银行压力测试,结果显示银行业强劲健康,土耳其银行业资本充足率为16.3%,央行储备超过900亿美元,因此土耳其绝不会考虑资本管制。

但是,贝拉特并没有提及投资者最为关心的加息问题。很多经济学家认为,当前土耳其政府必须大幅提升利率以支撑里拉。但是由于埃尔多安反对加息,再加上加之贝拉特是埃尔多安女婿的身份,市场开始质疑土耳其央行的独立性,认为这是维持里拉稳定的一个风险。

在与特朗普大打口水仗后,正如埃尔多安本人在8月11日于美国媒体的撰文中强调,土耳其要寻求经济伙伴的多元化。土耳其开始寻求欧洲和中东的支持。16日,埃尔多安与法国总统马克龙讨论了土耳其的经济和金融情况。马克龙向埃尔多安表达了法国对其的支持。此前一天,埃尔多安还与默克尔通话,但是有消息透露,德国政府倾向于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援助土耳其。

德商银行表示,土耳其里拉连涨三天,不是基本面向好的原因,而是因为土耳其货币掉期交易受到了限制,土耳其银行监管机构本周两次下调银行业货币交易限额,将其限制在25%;本来土耳其里拉走弱是对土耳其糟糕货币政策的反映,而如今能传达正确信息的银行却无法参与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