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碧薇与徐悲鸿:人生若只初相见

2019-09-11 - 徐悲鸿

一个人的一生中都应该有这样一个人,他的名字,你的心事。

当你一个人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孤独地躺在沙发上,跨过山南水北,隔着记忆的碎片,回想着前尘往事,在那韶华的月光下,一个眉清目秀,浪漫多情的少年拉着你的手,你的心也会悸动。但是也只能无奈地轻声叹息:“在也回不去了。”

蒋碧薇与徐悲鸿:人生若只初相见
蒋碧薇与徐悲鸿:人生若只初相见

是的,在也回不去了。

1917年阳光明媚的一天,二十二岁的徐悲鸿来到江苏宜兴的蒋家参观做客。蒋家的大小姐在二楼拿着画笔在画着油画,明眸皓齿,眉目如画,这个清瘦高挑的女孩子徐悲鸿对她一见钟情。

蒋碧薇与徐悲鸿:人生若只初相见
蒋碧薇与徐悲鸿:人生若只初相见

徐悲鸿原名徐寿康,江苏宜兴人。早年曾与的蒋棠珍伯父蒋兆兰和姐夫程伯威同在宜兴女子学校教书,由此建立了同蒋家的联系,徐悲鸿成熟稳重,为人厚道深得蒋家父母的喜爱。他对蒋棠珍一见钟情,自此之后成了蒋家的常客,蒋棠珍也爱慕着徐悲鸿的才华卓越,风趣幽默。

蒋碧薇与徐悲鸿:人生若只初相见
蒋碧薇与徐悲鸿:人生若只初相见

他们彼此爱慕着对方,只是无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早在她13岁的时候,蒋家父母就把她许配给了别人。徐悲鸿知晓她的心意,恰逢此时,徐悲鸿要去法国留学,他便托他的好朋友朱了洲做中间人传话,朱了洲跑来跟蒋棠珍说:“现在徐悲鸿想带你去国外,你去不去?”

蒋碧薇与徐悲鸿:人生若只初相见

她在爱情的魔力下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为了这个男人,她甘愿放弃她的家人,朋友。还有那份已经确立的婚约她也早就抛在脑后,只是为了与她心爱的男人在一起。

蒋棠珍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可以为爱生,为爱死,为了爱不顾一切,抛弃所有。

徐悲鸿私下给她起了碧薇这个新名字,还分别做了两个水晶戒指,一只上刻着“悲鸿”,另一只上刻着“碧薇”。他天天戴着“碧薇”那个戒指,有的人问起,他的眼角便藏不住笑意,开心的回答说:“这是我未来太太的名字。”

然后两人私奔去了日本,蒋家的父母没有办法向未来夫婿苏州的查家交待,只能对外谎称她这个女儿得了病死了。蒋家挂着白条幅,人人都身穿白衣,哀痛之情,不言语表。蒋家哭灵,游街,出殡。自此以后,蒋棠珍的名字随着那棺材一起被黄土掩埋地下,而她蒋碧薇的人生序幕正式拉开了新的篇章。

徐悲鸿与蒋碧薇买票去了日本,他们俩在日本过了一段开心的时光,钱花光后,因为战事一直没结束,他们就去了北京,在康有为的介绍下,投奔了蔡元培,然后,战事停了,才一起去了法国。

图片上的《琴课》是徐悲鸿在法国为了蒋碧薇而画的作品。画里蒋碧薇穿着旗袍,气质高贵典雅,身材高瘦,皮肤白皙,握着小提琴,专注的神情。我们能够感受到当徐悲鸿在画她的时候,那种爱意,最美的就是她低头的那一瞬间,是徐悲鸿饱蘸了无限爱意去画她的。

我相信,在画画的时候,在笔落在画布的那一刻,真的是他们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只是,这份美好与深情对于蒋碧薇来说真的太短暂了。

1927年徐悲鸿回国。徐悲鸿曾在法国留学,他的作品使他在国内声名大噪,蜚声中外,回国后聘请为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在这个时候他认识了他的学生——孙多慈。

孙多慈,气质典雅,擅长绘画,在校期间让老师们都对她刮目相看,她就像是一个羽毛轻轻地落到了徐悲鸿的心上,让徐悲鸿心痒难耐。他爱慕着孙多慈年轻貌美的容颜,也喜欢她在绘画当中的刻苦与专注。

于是,徐悲鸿立马给蒋碧薇写信:“碧薇,你要是在不来,我就要爱上别人了。”

可是,爱情不是自来水闸,想开就开,想关就能关闭的。感情,从来都不是可以能够收放自如的,否则,这个世上又怎会有如此多的痴男怨女为情所累。

男人一旦爱上别人,他内心中的情感天平必然倾斜。当初他为了你能做的事,必然也可以为了另一个女人能做。

徐悲鸿为孙多慈张罗画展,为她卖画,推荐名师,给她私下辅导,帮她争取出国留学的名额。在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心着他的学生。在学习上,他毫无保留地亲囊相受。在爱情上,他疯狂的表达着他的爱意。随后孙多慈沉浸在他的爱意里,赠与他红豆。不久徐悲鸿戴了个红豆戒指,上面刻着“慈悲”两字。

只是过了这区区十年的光景而已,他的手上就从“碧薇”变成了“多慈”。蒋碧薇怎么能不心寒,不心疼。她痛恨孙多慈,她冲动的跑去孙多慈的宿舍打她,羞辱她,让她呆不下去,也破坏徐悲鸿为她张罗的画展,以及让她去日本留学的计划。

徐悲鸿当时在南京盖了一所公馆,当时孙多慈送去枫苗百株。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蒋碧薇知道这事后,立马使唤佣人将它们全部折断,当作柴火烧了。徐悲鸿气愤下把公馆改名为无枫堂,将画室更名无枫堂画室。

蒋碧薇遇到了孙多慈,也是蒋碧薇她一生的命运与劫数。这是她幸?还是她的不幸?终究命运还是给她开了一个致命的玩笑!

一个女人,选择了哪种男人,就要注定过哪种生活。徐悲鸿与徐志摩是一样的,他的浪漫多情,风流才华,从来都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停滞不前。

1938年,徐悲鸿为了与孙多慈在一起,毅然在《中央日报》刊登启事:悲鸿与蒋碧薇女士因为意志不和,断绝同居关系已经八年。破镜难以重圆,此后徐悲鸿的一切与蒋碧薇女士毫不相涉。兹恐社会未尽深知,特此声明。”

十八岁蒋碧薇就与他私奔,为了他,生儿育女,操持家务,抛弃所有,十年甜蜜温馨的时光赫然变成“同居”二字,此时的蒋碧薇心痛如刀绞。

蒋碧薇脾气非常暴躁,当即立誓,从此与他势不两立。她把“分居启事"的报纸放在玻璃镜框里,赫然的放在客厅里,以此来提醒这个男人对于自己的绝情。

离婚的时候,蒋碧薇毫不讲理,她狮子大开口竟然索要100万和100幅画,作为分手费。还好徐悲鸿为人自知理亏,便答应了。当晚,蒋碧薇便带着这钱,跟部分画儿,去往朋友家,通宵打麻将,这就是她离婚后的第一晚。没有人知道她的心理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是庆祝?还是解脱?或只是表面的洒脱?恐怕,只有蒋碧薇本人知晓。

李白曾在《秋风词》中说过两句很著名的诗句:“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是的,如果一开始,就知道这种结果,你是否当初还愿意认识他。

蒋碧薇气愤南平,她和徐悲鸿十年的恩爱甜蜜,如今换来的是抱怨,愤懑,离弃。十年来的恩爱到头成为了前尘往事,不堪回首。

他们三人的爱恨纠葛,让孙多慈的父亲知道了。立马让他的女儿嫁给了当时的”教育厅厅长“许绍棣。

最后徐悲鸿与廖静文在一起,陪伴终老。临死的时候还带着蒋碧薇在法国送给他珍藏的手表。蒋碧薇得知此事,泪如雨下。最后她一个人孤身得在台北过着她凄苦寂寞得晚年生活。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感情叫:“人生若只初相见”。如果每一段感情都如第一次相见时那么美好,没有后来得纠葛与故事,一生只爱一个人该多么美好。

上篇:朱安与鲁迅:卑微,并不能开出爱情得花朵

下篇:蒋碧薇与张道藩:我爱你,你是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