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山芙蓉石

2019-10-20 - 芙蓉石

芙蓉石又称白芙蓉、白寿山。上品芙蓉石天生丽质,雍容华贵,微透明而似玉非玉,手感特别好。前人形容其“如脂如膏如腴” 、“拂之有痕”,这是形容人们对芙蓉石非常珍惜,唯恐有所损伤,仅仅“拂之”当然不会“有痕”。

寿山芙蓉石
寿山芙蓉石

与其他坑石相比,芙蓉石的主要特征是:凝结脂润、细腻纯净,而且品玩最容易上“包浆”。寿山石长期在人的手上、脸上摩挲,石与皮肤的摩擦已增加了亮度,而人体的油脂与温度又使石质更加润通灵,火气褪尽,老到成熟。这种特殊的光亮谓之“包浆”。

寿山芙蓉石
寿山芙蓉石

芙蓉石的另一特点是含砂多。名贵的芙蓉石夹在坚硬的围岩之中,肌里有黄色、白色或灰色的块状砂团,这种砂团或砂线的分布没有规律,在石中穿来穿去。看起来大块的芙蓉石剔除砂质后,可能所剩无几;而有些表面石质很好,雕刻到里可能会发现有砂线或砂团,常常使艺人感到头疼。

寿山芙蓉石
寿山芙蓉石

所以块度大而纯洁的芙蓉石章或圆雕作品十分难得。通常含有黄砂的芙蓉石质地最好,含有青色砂的多为老性芙蓉石的结晶体。芙蓉石中还常有粉白色的斑点,石农称之“卧虎屎”。

老石农说:早年,随着世道的兴衰,芙蓉洞时开时废,人迹罕见,十分荒凉,山上有老虎出没。由于芙蓉矿洞冬暧夏凉,自然成了老虎最好的住所。老虎在洞中拉屎拉尿,渗入芙蓉石的矿脉,变成了“卧虎屎”。当然,这只是个传说,却为芙蓉石增添了一分神秘感。

寿山芙蓉石

古人推崇芙蓉石:“贵则荆山之墣,蓝田之种;洁则梁园之雪,雁荡之云;温柔则飞燕之肤,玉环之体。”

民国时福州名人张宗果(名俊勋,字幼珊)在《寿山石考》中评芙蓉石“如西子不施脂粉,而意态淑真尤动人”。又说“芙蓉大类拒霜花诗人之美,芙蓉曰初日,曰初晓,以其可爱处不止天然去雕饰,映日倍衬其白,初晓犹明皎足辩。半山之佳者人欲白仍红,疑是斜阳柳絮”。

著名金石书画家陈子奋先生在《寿山石小志》中赞:“黄芙蓉则淡黄与朱黄,通灵明媚处,大有桔柚玲珑映夕阳之韵致。红芙蓉则红块片片,浓若牡丹,娇艳夺目。琉璃满地,玛瑙堆盘,不能过之。芙蓉石之质与色,直可与田黄冻石雄峙寿山。古从重其雅洁,拟以羊脂。”

著名书画家龚纶(字礼逸),在其所鞒的《寿山石谱》中称:“芙蓉石温润凝腻,山坑之石无其比,名曰芙蓉,岂以类初晓之木芙蓉花耶。”

篆刻家韩天衡先生对芙蓉石评价很高:“白芙蓉是寿山石中有别于其他所有坑石的佳品,色白质纯,真可与田黄石雄峙。”

著名金石书画家潘主兰先生一生吟诵寿山石诗很多,他92岁时赋诗吟芙蓉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