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地植物的精华 舌尖上的湿地植物

2019-09-11 - 湿地植物

鱼虾、螃蟹、贝类等湿地动物是我们餐桌上常见的美味,在湿地中,除了湿地动物,清澈的水中还生长着人们可以食用的湿地植物,有些湿地植物味道鲜美、营养价值丰富,能做成一道道美味菜肴。很多文人也用湿地植物表达自己的情感,踏寻广阔湿地,分享3种常见的舌尖上的湿地植物。

湿地植物的精华 舌尖上的湿地植物
湿地植物的精华 舌尖上的湿地植物

水芹

水芹又称“水英”“牛草”,古亦称“苻蓠”“莞蒲”。我国古代文人留下许多关于水芹的记载:《吕氏春秋》言“菜之美者,有云梦之芹”,云梦属于楚国旧地,水芹即为常见的野蔬。《四时宝鉴》中记载,东晋李鄂在立春之日,以萝卜、水芹招待客人。水芹亦为古代祭祀用的水菜,《周礼》中《醢人》记述“加豆之实用水草,则有芹俎、深蒲”。诗人陆游的“盘蔬临水采芹芽”也是将水芹做为菜肴记述。

湿地植物的精华 舌尖上的湿地植物
湿地植物的精华 舌尖上的湿地植物

文学著作中不乏有关水芹的描述,杜甫在《崔氏东山草堂》中描写“盘剥白鸦谷口粟,饭煮青泥坊底芹”,借此表现田园生活的幽静淡泊;苏轼在《新城道中》中写到“西崦人家应最乐,煮芹烧笋饷春耕”,用以表现乡村人家的朴素生活。

湿地植物的精华 舌尖上的湿地植物
湿地植物的精华 舌尖上的湿地植物

红楼语录中“新涨绿添浣葛处,好云香护采芹人”,贾宝玉在这里说的“采芹人”意为求取功名的人;“思乐泮水,薄采其芹”是《诗经》里《鲁颂·泮水》中的记述,泮水是古代贵族学校的代称,采芹一词在此处是做官的意思。

湿地植物的精华 舌尖上的湿地植物

成语中也有“水芹”的身影,语出清朝陆陇其《与郑堂邑书》:“一芹之微,聊中鄙忱,并祈哂纳”,正是用“一芹之微”自谦礼物微薄。典出《列子》中《杨朱》的美芹献君,原指嗜吃水芹者以水芹馈赠他人,本以为会博得他人赞美,却适得其反,现引申为谦称自己议论浅陋或礼物菲薄。

茭白

茭白有很多名字,菰手、菰笋、高瓜、茭笋、高笋都可以作为它的别称。它是人们餐桌上的常见的一道食材。茭白口感爽滑又略带韧劲。一直以来,茭白都作为一种优质蔬菜得到人们的喜爱,并由此得以广泛种植。

茭白的前身,可以追溯到两千年以前,那时的茭白称为菰,是一种粮食作物,其果实是历史上出名的“六谷”之一,名为“菰米”或“雕胡”。陆龟蒙的《大堤》有云:“请君留上客,容妾荐雕胡”,在唐代人的眼里,以菰米做饭待客,是视宾客为上的最佳佐证,为此,皮日休甚至发出过“雕胡饭熟朗餬软,不是高人不合尝”的感慨。

在唐代以前,茭白一直被当作粮食作物进行栽培,在生产过程中人们偶然发现,有些感染上黑粉菌的菰不抽穗,且植株长势没有病害迹象,仅仅在茎的基部出现不断膨大的端倪,之后逐渐生长成形似纺锤状的肉质茎,这就是现在我们食用的茭白。

假如黑粉菌没有寄生在菰草上,那么植株能正常的生长、开花结实并收获菰米,使茭白重新做回谷物。然而,人们发现这肥大的纺锤形肉质茎味道鲜美,可作为上等的美味蔬菜,而水稻、小麦等也渐渐取代菰草成为了粮食的主力,菰草对人类而言也就渐渐失去了粮食的价值。

目前,茭白因为嫩白肥美,口味上乘,营养丰富而荣誉加身,与莼菜、鲈鱼一起被列入“江南三大名菜”。可是笔者心头却是有着一个奢望,希望会有一批开花的茭白,不被人拔除,它吸取天地精华,长成成熟的菰米,带着香甜软糯的口感出现在人们的餐桌上,续写菰草家族的传奇故事。

慈姑

慈姑也叫茨菰,也有地方称其为白地粟、燕尾草、水萍等,是多年生挺水植物。慈姑全株柔软,脆弱易折,地下有横走的根茎,横走的根茎末端膨大为球状。《本草纲目》中记载,“慈姑,一根岁生十二子,如慈姑之乳诸子,故以名之”,慈姑在一年中可连续生出12个子茎,子茎与母根连在一起,有如被慈爱的姑姑呵护着一般,故名“慈姑”。

“长叶剪刀镰不割,小花茉莉淡无香”,野慈姑叶的形状比较奇特,似一把剪刀,因此慈姑也被戏称为“三角剪”。

慈姑的球形根茎大小似杏,贮藏着大量的营养物质,白色光滑可为人所食。陆游诗云“掘得慈姑炊正熟,一杯苦劝护寒归”,慈姑的味道偏清苦,烹食似芋头、山药般绵软,不仅富含淀粉、蛋白质、膳食纤维以及多种维生素和微量元素,还具有较好的药用价值,所以自古就是人们餐桌上的常客。

一般来说,慈姑7月~9月开花,秋末冬初叶脱落腐烂。“茨菰叶烂别西湾,莲子花开不见还”,诗人涨潮在《江南行》中即以慈姑叶落来描写离别时间。其名可见慈姑在当时的社会生活中是较为人们熟知的一种植物,而名慈姑如此明显直白的情感色彩,不知是否与其营养人类的母性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