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纪念馆 去湖北美术馆细品 “徐悲鸿与他的时代”

2019-09-11 - 徐悲鸿

著名策展人、中央美院美术馆理论出版部主任郭红梅副教授为媒体及志愿者讲解     长江日报记者李子云 摄

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张大千的华山景致……作为“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度传播交流推广项目”——“徐悲鸿与他的时代”展全国巡展第五站将于24日在湖北美术馆揭幕。40余位上世纪中国美术大家、百余件近现代中国艺术重要作品,向观众展现一个时代的艺术家追求。23日,长江日报记者提前来到布展现场,听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郭红梅讲述展品背后的故事。

徐悲鸿纪念馆 去湖北美术馆细品 “徐悲鸿与他的时代”
徐悲鸿纪念馆 去湖北美术馆细品 “徐悲鸿与他的时代”

他的理想:

复兴中国艺术

2018年是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徐悲鸿是该校新中国成立后首任院长,中央美术学院继推出“悲鸿生命——徐悲鸿艺术大展”后,依托学院美术馆藏精品,策划了“徐悲鸿与他的时代”展,并在全国6地巡展。展览分为“文源同道”和“学派传承”两个单元,涉及国画、油画、版画、水彩等多种艺术门类。

徐悲鸿纪念馆 去湖北美术馆细品 “徐悲鸿与他的时代”
徐悲鸿纪念馆 去湖北美术馆细品 “徐悲鸿与他的时代”

步入展厅,迎面第一幅展品是徐悲鸿早年的油画《ManNudefromTwoSides(男人体正侧面速写)》,创作于1924年,他从巴黎美术学院毕业的那年。“除了将西方的素描、油画引进传播到中国,徐悲鸿一生致力于复兴中国艺术,力倡写实主义艺术主张,改良中国画,振兴衰微的人物画,开创彩墨画和现代意义的大型史画创作先河,竭尽所能收藏中国古代书画精品,并在国际舞台传播弘扬中国艺术”,郭红梅认为,与同时代的其他艺术家相比,徐悲鸿或许在个人艺术成就上不是最顶尖的,但他始终矗立在20世纪中国美术由传统走向现代的历史转折节点上,影响并促成了现代中国艺术的面貌。

徐悲鸿纪念馆 去湖北美术馆细品 “徐悲鸿与他的时代”
徐悲鸿纪念馆 去湖北美术馆细品 “徐悲鸿与他的时代”

从水墨画《马》《喜鹊》、彩墨人物画《钟馗》中,也可以看到徐悲鸿改良中国画的探索。

他的交友:

叮嘱齐白石怎样蒸鱼

除徐悲鸿外,展览也力图呈现诸多艺术大家如齐白石、张大千、陈师曾、傅抱石、叶浅予、李可染、黄宾虹、蒋兆和、李苦禅等,在20世纪中国美术由传统走向现代之路的探索。

徐悲鸿纪念馆 去湖北美术馆细品 “徐悲鸿与他的时代”

齐白石画于88岁的《菊酒延年》,在展览中分外醒目。“这幅画是典型的齐白石红花墨叶画风,题材上也更贴近百姓生活”。郭红梅介绍,在中国传统文人画中,一是题材受局限,囿于文人认为的“雅物”,二是画法上只用水墨,填色谓俗。“齐白石打破这些传统”,这幅《菊酒延年》中,鲜艳的菊花即使在10米开外看,也格外醒目,质朴的花瓶、蝈蝈,让普通民众也能欣赏艺术。

齐白石与徐悲鸿惺惺相惜,齐白石曾说,“我一生最知己的朋友,就是徐悲鸿先生。”展览中还有一封徐悲鸿写给齐白石的信,写于端午节前一天,内容是徐悲鸿送了一条清江鲥鱼和一包粽子给齐白石,信里还很贴心地叮嘱,鲥鱼不需要去鳞,因为鳞内有油,适合清蒸。徐悲鸿去世后,身边人都不敢告诉齐白石,这样瞒了3年,终于得知消息后,齐白石也于半年后去世。

徐悲鸿与这些艺术大师们的交往,可以说“佳话不断”。徐悲鸿与张大千的关系也十分密切,他们俩经常互换藏品。徐悲鸿曾让生活窘迫的蒋兆和住进自己的画室,一住就是两年多。而“武功很高”的李苦禅,先后拜徐悲鸿、齐白石为师。徐悲鸿与傅抱石既是邻居,也是志同道合的好友。

长江日报记者冯爱华通讯员符坚

两幅重要作品创作于武汉

展厅显眼位置的两幅展品,近一人高的油画《捉虱子》《开山》,与武汉有紧密联系。1938年,后来成为徐悲鸿学生的冯法祀来到武汉,参加由周恩来、郭沫若等领导的军委政治部三厅工作。在此后数年中,冯法祀投身抗战,在深刻而真实的生活体验中创作出这两幅作品。

油画《捉虱子》是冯法祀现实主义创作的代表作,画作源于他1944年与演剧五队在缅甸前线战壕中的速写,展现了中国远征军在中缅边境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史实。这幅战争题材作品选择了独特的视角,表现的是前线战壕中的远征军战士在战斗间隙捉虱子的情景,画面中的战士骨瘦如柴、疲惫不堪。

《开山》则以修建黔桂铁路为创作题材,不像很多肖像画或宣传画里侧重刻画那种雄伟高大的人物形象,作品里描绘的民工身材瘦小、神情疲惫,民工手中弯曲的铁锤、脚下裸露的赤红色山体和远处险峻的峰峦仿佛诉说着劳动的艰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