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格利茨的著作 译后记:关于斯蒂格利茨教授Live的中文文字稿

2018-10-30 - 斯蒂格利茨

听了这场Live的盆友们可以发现,现场的同传老师太牛逼了。我们一般看两会时候面对中外媒体的那些同传,都是你说一句,停下来,然后他翻,昨天那位直接是边听边翻。但是也因为这样,更因为现场的同传不了解经济学,所以翻译不但造成了一些体验上的不适,还出现了很多的错误。

斯蒂格利茨的著作 译后记:关于斯蒂格利茨教授Live的中文文字稿
斯蒂格利茨的著作 译后记:关于斯蒂格利茨教授Live的中文文字稿

比如,有一句话说“它其实让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可以利用现有的体制的弱点,用自己擅长的东西去获得别人相对来说比较薄弱的”,而正确的翻译应当是“ 它通过允许每个国家利用自己的比较优势、专业化地做自己相对最有优势的事情使得生活水平得到提升”。

斯蒂格利茨的著作 译后记:关于斯蒂格利茨教授Live的中文文字稿
斯蒂格利茨的著作 译后记:关于斯蒂格利茨教授Live的中文文字稿

这种错误是学过经济学的人不会犯的。所以,虽然诸如“思乡病”nostalgia这种词汇现场翻译给了我很大的参考,但是我基本上是靠自己的耳朵听写出来英文版然后翻译的。

主要是我的研究方向跟教授这次讲的内容差别太大了,这对我比赵飞燕肚脐眼儿还小的词汇量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所以,除了最后一个关于信息经济学的问题是我及其顺畅地听下来的之外,每一段录音听得都很费劲。特别是讲座中提到了很多国际组织、国家名称、美国人或者关注了美国大选的中国人们很熟悉的政策名称,我都有些模棱两可。

斯蒂格利茨的著作 译后记:关于斯蒂格利茨教授Live的中文文字稿
斯蒂格利茨的著作 译后记:关于斯蒂格利茨教授Live的中文文字稿

昨晚还在Econpapers群里问了大家adverse WTO ruling到底是个神马东西,当然并没有人告诉我……关于这些翻译,有心的朋友可以自己去听一下,如果我有错,烦请指出。

考虑到美国人说话的句法和中国人不太一样,而我最近又在通过研究田余庆先生的历史学论文、模仿他的文笔来改掉自己写文章像是英文翻译的毛病,在润色文句方面我实在是非常头大。这会儿读起来,还是有不伦不类的感觉,这使我感到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