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的趋势投资 特朗普与徐翔:两个顶级趋势投资者的狂欢

2019-08-02

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2017年这个中国农历丁酉鸡年过得颇为平淡和乏味。对把自暴自弃四个大字做到了极致的chun晚,大伙连吐槽的兴趣都没有了,而经济的下滑与调整令大家也没有太多心情与胆量去“展望未来”。

徐翔的趋势投资 特朗普与徐翔:两个顶级趋势投资者的狂欢
徐翔的趋势投资 特朗普与徐翔:两个顶级趋势投资者的狂欢

春节前后,唯一吸引了大多数人眼球的,是中美两个看起来貌似完全没有任何相关性的人物:中国证券市场曾经的“股神”徐翔,以及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

环球股市在鸡年开年基本都是跌声一片,而这个把全球都折腾得鸡飞狗跳,心惊胆战的人,正是当今地球村的当红炸子鸡——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

徐翔的趋势投资 特朗普与徐翔:两个顶级趋势投资者的狂欢
徐翔的趋势投资 特朗普与徐翔:两个顶级趋势投资者的狂欢

其实距离特朗普当选已经3个多月了,距离正式就职也过去十几天了,但江湖上铺天盖地的仍都是关于他的各种传说。从他参选美国总统那天开始,全球几乎就都在分析他的言行模式与带来的可能影响。到今天,这仍是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且没有答案——毫无疑问,这养活了一批无所事事的智库与砖家。

徐翔的趋势投资 特朗普与徐翔:两个顶级趋势投资者的狂欢
徐翔的趋势投资 特朗普与徐翔:两个顶级趋势投资者的狂欢

特朗普的言论和难以预测的政策引发的担忧让几乎所有人抓狂,无论是所谓的美国的“敌人”,比如中国,还是传统的盟友,比如日本。北京在一遍遍提醒特朗普要遵守中美传统的“共识”诸如一个中国原则等,而盟友日本的外务省官员是如此描述自己的无奈与迷茫:我们原本以为临近就职典礼,特朗普的发言就会趋于冷静。但听了就职演说,我们反而更震惊了——迄今为止,在日美之间理所当然的那些事情,现在都必须与特朗普本人逐一确认。

徐翔的趋势投资 特朗普与徐翔:两个顶级趋势投资者的狂欢

大多数人之所以觉得特朗普的言行如此不可琢磨,不可把握,是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只是简而化之地在两个维度上切换特朗普的角色:

政客好说,多数无耻,但好面子,遵守政治的基本游戏规则,还会有高大上的精英价值观底线,所以政客的行为规则很难离谱到哪里去,这也是里根一个“戏子”能成为美国最伟大总统之一,施瓦辛格一个健美明星能把加州治理得井井有条的原因。

商人也好说,“商人重利轻离别”,不就是利益第一吗?没有不能做的买卖,关键是价格。那就negotiation(谈判)好了,好歹弄出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

但非常明显,特朗普既不是政客,也不是商人。他四处树敌,煽动歧视与仇恨,完全无视所谓的价值观。他对反对自己“入境限令”的900多名美国政府外交人员也不是negotiation,而是给出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的单一选项:要么执行,要么走人。

但特朗普并非行为规律不可琢磨的疯子。

事实上,如果你熟悉徐翔,熟悉涨停板敢死队,熟悉资本市场的游戏玩法,就不难发现:特朗普是一个符合几乎所有“趋势投资者”特征的交易者。

在这点上,他与徐翔没有任何差别。

最关键的,他们两人都是“趋势投资”的绝顶高手。

股市投资有两个基本流派:价值投资与趋势投资。

价值投资者都会承认并遵循几条基本的假设:

趋势投资者遵循的假设则完全不同:

这两种投资方法,很难说孰优孰劣,用好了,都能make money。多数人习惯使用价值投资法,因为简单,且容易理解和执行:你要做的只是坚定信仰——你所谓的那个价值是真的存在的,并用一定的财会知识和确定的估值方法去计算,笃定不已去执行就好了。

对多数价值投资者而言,否定“价值”存在的趋势投资,更像没有信仰的虚无主义——没有价值之锚,完全靠揣测、引导、放大和利用市场(大众)的情绪与趋势,这需要的不是金融、财务知识功底,而是心理学、行为学、博弈论等的大杂烩,这太不靠谱。

也正因为如此,能用好趋势投资的人并不多。它需要的是:

成功的趋势投资者,一定是一个群众运动高手:在发动群众运动的狂欢中,实现自己的目标。

徐翔和特朗普,都是趋势投资的高手。但从目前情形看,特朗普比徐翔技高一筹:特朗普极可能在总统任期内漂亮地做完整个趋势,并最后全身而退。

而缺乏决绝的游戏退出能力的徐翔的结局,我们已经都看到了:2017年1月23日,农历丁酉鸡年前四天,随着青岛中院的法槌敲下,震惊金融市场的“私募一哥”徐翔操纵证券市场案一审宣判,徐翔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同时处以中国证券市场创纪录的罚金:110亿元。

徐翔也一度引领了中国资本市场群众的狂欢。

他的功亏一篑,在于他会放,不会收:他聪明绝顶,是绝对的群众运动好手,而且几乎是轻而易举地发动了“不明真相的群众”跟他走。他的悲剧在于:最后他自己都相信了自己用来忽悠群众的那一套,而迟迟不愿从神坛上退出。

2月12日是徐翔40岁的生日。此前,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是中国证券市场中“神”一样的存在。从早年的宁波解放南路涨停板敢死队传奇操盘手,到2009年转型私募基金管理人,创建泽熙,再到2015年,泽熙旗下的多个产品一骑绝尘,连续高居收益排名前列。

确保这种奇迹的,就是徐翔用得如鱼得水的“趋势投资”。涨停板敢死队是徐翔刚出道时最初级的趋势投资法:一旦敏锐发现哪个股票有涨停的趋势(发现群众的趋势),就不管理由不问原因,用控制的资金将其迅速推上涨停板,并用巨量死死封住涨停板,以吸引、放大这种一票难求的情绪与趋势,第二天乃至第三天在继续巨量一字板,把大伙情绪吸引挑逗得嗷嗷叫,“不明真相的群众”都跟进“闹革命”时,再悄悄撤下自己的买单,转手开始卖出筹码,套现退出。

2009年徐翔转型私募基金管理人后,玩法更高明了一些,但实质仍是典型的趋势投资法:和上市公司高管密切合作,发动群众,忽悠群众,确保其二级市场超额收益的关键。2016年12月5日至6日庭审时,青岛检院指控,2010年至2015年,徐翔先后与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合谋控制上市公司择机发布“高送转”方案,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消息;用基金产品在二级市场进行涉案公司股票的连续买卖,拉抬股价;另一方面徐翔以大宗交易的方式,接盘上述公司股东减持的股票;上述公司股东将大宗交易减持的股票获利部分,按照约定的比例与徐翔等人分成;或者双方在共同认购涉案公司非公开发行的股票后,以上述方式拉抬股价,抛售股票获利。

趋势投资者都明白并充分利用这个假设: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只要说服群众相信就好了。但他们很容易忽略一点:群众最容易被收买和引诱,很容易请君入瓮,但也最容易分裂。一旦分裂,任何没有逃离瓮中的人都会现出原形,包括那个讲故事的始作俑者。

从这一点说,徐翔可能是个趋势投资的好手,但却不是高手。

特朗普不同。他几乎具备了所有趋势投资高手的质素并运用得如鱼得水。

是他敏锐发现了普通美国人(“人民群众”)心中积蓄的不满以及要求改变现状这个若隐若现的“趋势”,并立即加以引导、利用和放大。特朗普罔顾甚至践踏美国政坛长期以来的“精英逻辑”与所谓的价值观,用最浅显易懂甚至粗俗的语言发动群众,哪怕说错了说漏了也不加以修正。

这很容易引发共鸣:在就业问题上攻击外国人,针对移民建造高墙——为了拉拢某些人而树立敌人,加以抨击,这是唤起人们狂热情绪的最有效办法——他清楚地知道:煽动歧视并不需要很多的词汇。然而,对其驳斥,却需要费劲口舌。

而他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让美国再伟大)”,表面看起来高大上,但实质则是最聪明地击中和煽动了普通人心中的软肋:美国不是一直很伟大吗?不是的,“我们”普通人和那帮精英(当权者)拥有的不是同一个美国。那个美国是他们的,我们人民群众需要自己的美国。

这就是特朗普用“again”这个简单易懂词汇流氓无赖但又聪明绝顶的地方。

而他就职演说里罔顾美国在其创立的全球秩序下吸收全球财富而变得富裕的事实,而反复强调“赢回财富”——这种通俗易懂的动宾结构口号,其号召力与煽动力丝毫不亚于中国历史上历代农民起义高喊的“均平富、均田地”口号。

与强调价值观,拥有宏大理想的奥巴马不同,特朗普完全没有这些“价值投资者”高大上的束缚,当选后他又立即投其(群众)所好,开始打破一切既存游戏规则与玩法(消灭和扼杀其他趋势):他公开质疑“一个中国”原则,声称除非北京在汇率及贸易问题上有所让步,否则美国不一定奉行“一个中国”的政策。

他与蔡英文通电话并称对方为总统,邀请台湾派团出席其就职典礼,他从不掩饰其反欧盟的态度,对于英国脱欧他给予了声援,并表示还会有后来者。

他无视硅谷、华尔街、德国总理默克尔、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英国首相May的争议与反对,签署引发轩然大波的移民禁令,并在1月30日向包括日本在内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11个参加国发送了退出TPP的通知信函……

“人心齐,泰山移”,让“群众”坚定不疑地相信他们选对了人,跟对了人,是在从事一项伟“伟大的事业”,这是这场群众运动在他的任期内顺利交易完成的基本前提——从一个趋势投资者的逻辑看,特朗普的一切疯狂行为,看起来都显得如此的合理。

美国第45任总统甚至在就职后短短几个小时内就让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彻底变了样:他将办公室的座椅与窗帘、地毯统统都换成了金色——这是一个趋势投资者最钟爱的色彩,也是其内心忐忑的最真实写照。另一个标志性动作是:他用一尊丘吉尔的半身塑像,替换了总统办公室内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半身塑像。

让价值观(价值投资)见鬼去吧!

之所以说特朗普在趋势交易上比徐翔技高一筹,是因为蛛丝马迹显示:特朗普远比徐翔知进退。

这在他看似充满前后矛盾的内阁安排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他称工厂工人是“被遗忘的人群”,但在政府内阁人事安排方面又表现出极端重视华尔街超级富裕人群的态度——他的内阁,基本全是金融家与企业主这些典型“资产阶级”组成的内阁,完全看不到“人民”的身影。

这就是为何历史上历代农民起义喊出的口号都是动宾结构,而绝不会冠以主语的原因。田地是分了,最后分给了谁,再说。

▌尾声

做投资的都清楚:趋势投资者制造的趋势与价格波动,是价值投资者谋求超额收益的温床。

美国这个地球村最大的大个子,在伟大领袖特朗普引领下,貌似已经开始了一场抛开甚至蔑视价值(观)的“群众运动”,这对美国而言,很难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但有一个结果是确定的:它会在全球范围内制造出各种巨大的波动,笃定的价值投资者,必然能在波动中找到机会从而受益。

或许会是中国?

因为中国正在成为一个价值投资者,至少看起来是:中国倡导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