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太祖就是反对党 吴建民:外交部做的都是党中央的指示 反我就是反对党中央

2017/7/10 0:50:11

转一篇: 前驻法大使、外交学院院长吴贱民2016年3月30日跑到外交学院说,办外交“首先别人要喜欢你”,如果“你讲的东西别人反感,这哪有软实力?” 吴大人的外交之道实在令人既犯糊涂又开窍: 犯糊涂——别人喜欢不喜欢又由不得你。

反对太祖就是反对党 吴建民:外交部做的都是党中央的指示 反我就是反对党中央

如果人家就是不喜欢你怎么办?难道就不外交了?抗美援朝时双方杀得你死我活,停战协议是怎么谈出来的?谁首先喜欢谁了?难道不能让日本、越南、菲律宾喜欢你,钓鱼岛和南沙群岛问题就别外交谈判了? 开窍——敢情吴大人的外交跟婊子拉客是一个道道——婊子要做皮肉生意,不也得“首先别人要喜欢你”吗?怎么让别人喜欢你?“卖骚卖骚加卖骚,发嗲发嗲再发嗲”。

反对太祖就是反对党 吴建民:外交部做的都是党中央的指示 反我就是反对党中央

难道吴大人的“软实力”跟婊子有得一拼?怪不得吴大人报告会主持人、外交学院现院长秦亞青说,“吴院长有很多东西你是学不了的,比如个人魅力,你很难学,一说出话来就有一种磁力吸引着你”——“个人魅力”、“一种磁力”,真是风流情种多才多艺,七老八十了还能“我这里打叠精神,再把风流卖”,发公嗲、卖老骚,一卖迷倒一大片——最高级婊子也不过如此吧? 不过用婊子的道道办外交倒不能算吴贱民的创新。

反对太祖就是反对党 吴建民:外交部做的都是党中央的指示 反我就是反对党中央

当年大名鼎鼎的赛金花不就是这么干的?——“首先别人要喜欢你”,不喜欢怎么办?上了床就喜欢了,在床上大显身手,终于大功告成,皆大欢喜。

反对太祖就是反对党 吴建民:外交部做的都是党中央的指示 反我就是反对党中央

所以鲁迅说:“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也早已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好不阔气,而且福气。不折一兵,不费一矢,单靠生殖机关便革了命,真是绝顶便宜”。

反对太祖就是反对党 吴建民:外交部做的都是党中央的指示 反我就是反对党中央

可见“婊子外交”的老前辈是赛金花,吴大人算是赛金花的徒子徒孙、后起之秀。如今吴大人更不辞辛苦跑到外交学院言传身教,对婊子外交的“光荣传统”承上启下发扬光大,大批培训“赛金花式外交家”。

反对太祖就是反对党 吴建民:外交部做的都是党中央的指示 反我就是反对党中央

只不知吴贱民们会不会有朝一日在外交学会为赛金花立个牌位、正式把这个“九天护国婊子娘娘”封为婊子外交的老祖宗? 当年赛金花的“婊子外交”是不得已而为之——八国联军占了北京,中国文人“精英”们束手无策,不得不放下一切臭架子厚着脸皮求他们从来看不起的妓女出马办“床上外交”。

反对太祖就是反对党 吴建民:外交部做的都是党中央的指示 反我就是反对党中央

但如今吴贱民们的“婊子外交”又是谁人所迫?按吴贱民的说法,“如果觉得美国的举动就是针对中国,没有办法只有对抗”、“中美一定要大战,那非斗的你死我活不可”。

反对太祖就是反对党 吴建民:外交部做的都是党中央的指示 反我就是反对党中央

换句话说中国没有别的选择:对抗即打仗,打仗即大打,大打即世界末日。这一套说白了就是当年赫鲁晓夫的论断再版:“一颗小小的火星也能引起世界大战”。既然中国经不起大打就不能对抗,既然不能对抗那就只能“婊子外交”。

反对太祖就是反对党 吴建民:外交部做的都是党中央的指示 反我就是反对党中央

真不知道吴贱民的常识是从哪儿学的——谁说国家之间的对抗就一定是全面战争?如今世界上是强国就懂一个常识:非不得已决不能跟其他强国直接死打硬拼,否则只能白白便宜了别人,自己赢了也是输——二战英法打赢了德国,国家却从此沦为二流,白让美国拣了个大便宜,自己赢了也输了。

反对太祖就是反对党 吴建民:外交部做的都是党中央的指示 反我就是反对党中央

美国从一战到二战都是让别人先打个你死我活,等大家都筋疲力尽了自己才出马,不费吹灰之力捡大便宜。

美国发家的诀窍岂能让别人反过来用在美国身上?——看看二战以来美国的做法就可以知道美国的底牌是决不主动亲自出马跟其他大国直接硬拼,亲自出马直接打的一定是小国弱国,而且决不单干,一定要拉着一群帮手一起下水,要消耗大家一起消耗,决不让其他人有单独坐大的机会。

对中国这个大块头当然也不例外——欧洲、俄罗斯、日本……哪个不是巴不得美国直接跟中国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自己乘机坐大、好取美国的世界地位而代之?美国要是看不透这些还能当上世界头号超级大国?看看这些就可以知道美国对中国的战略一定不会背离二战以来的老传统——在中国周围找替死鬼出面打头阵,牺牲自己、消耗中国。

一旦真打起来,美国可以提供支援,可以封锁中国、制裁中国,但一定“不见鬼子不挂弦”、不到时机不亲自上阵。

中国周围有人愿意出马给美国当这个替死鬼、冤大头,牺牲自己、消耗中国吗?理论上没有,但实际上可能有。 理论上没有:可以说,中国周围不会有谁会真心打算“牺牲自己、消耗中国”、为美国的利益全力以赴跟中国拼命。

实际上可能有:本不想当替死鬼,但又想投机取巧,却弄巧成拙身不由己当上了——想狐假虎威借美国之力咬中国一口占点便宜,以为中国好欺负,没想到打错了算盘看走了眼,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以为一旦打起来美国一定会全力卷入,因此中国一定不敢还手,于是本不敢动手的敢动手了。

或者想反过来想算计美国,明着替美国出面打头阵,实际准备借这个由头把美国拖下水、自己出工不出力、让美国跟在中国拼个两败俱伤、自己好趁机坐大——你准备耍我,我也准备耍你,都各怀鬼胎,都打借刀杀人的如意算盘。

然而一动起手就由不得自己了——到头来谁玩得了谁得看实力。 中国如今的局势:美国认定中国为战略敌手的决策不会变,明里暗里的对抗不可避免。

但美国不会寻求与中国立刻直接大打出手公开全面对抗,也不会放弃与中国合作,却会鼓励支持中国周围的某些国家出面跟中国捣乱。中国周围的某些国家愿意在美国的支持下咬中国几口,但不会愿意给美国当替死鬼、以死相拼。

要他们敢向中国动手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认定中国不会还手,自己不会受惩罚;第二,美国会跟他们一起下水跟中国大打出手。 这就决定中国保住自己战略利益的关键在于使周围没有国家肯出面当替死鬼向中国下手。

而“使周围没有国家肯出面当替死鬼向中国下手”的关键在于不让任何国家对中国产生误判、绝不产生“不管如何挑衅,中国绝不敢动手”的印象——这正是军事 外交的用武之地。

有点常识就知道,狗敢不敢咬人取决于人——你一怕,转身一跑,狗非扑上来不可,本来不敢咬的也敢咬了;你不怕,弯腰捡起石头当真下定决心“你真敢扑我就真敢打”,狗马上转身就逃,本来敢咬的也不敢咬了。

所以挨不挨咬取决于人敢不敢打——你敢打,真准备打,结果反而可能打不起来;你不敢打,拼命逃避,结果就非打起来不可。 1962年印度认定不管如何挑衅中国也一定不敢还手,肆无忌惮推行“前进政策”、“把中国人清除掉”,等被中国忍无可忍的自卫反击揍了个鼻青脸肿,才明白“原来中国老虎真的吃人”,从此对中国动口不动手——毛泽东原来估计一仗可以保持中印边境十年稳定,而实际结果是中印边境的和平迄今已维持了五十多年——“敢战方能言和”,没有比这更雄辩的了。

如果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打出的威风和结论始终不受质疑,那今天中国还用担心周围哪条狗敢往身上扑马?而吴贱民“首先别人要喜欢你”的婊子外交连打狗的姿势都不准中国摆出来,这岂能不让本来不敢扑的狗也敢扑、本来不敢咬的狗也敢咬了?——要维持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打出的威风和结论,绝对需要的是一致对外的“将相和”,而绝不是窝里反的“文武斗”;。

如果中国号称“外交专家”的头号外交官跟“两次给中央政治局讲课”的外交学院一把手一唱一和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如何发动“内战”、把主张坚决保卫领土的中国军人打得大败而逃“不敢回答”,那这是不是公然宣布中国文武不和、内部不稳、鼓励其他国家不相信中国仍然有坚决捍卫领土领海的决心、从而下定决心学1962年的印度向中国开火?“首先别人要喜欢你”——“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紧缩龟头,逆来顺受”还不够,还要“卖骚卖骚加卖骚,发嗲发嗲再发嗲”——这是“真心避打”还是“存心找打”? 吴贱民谈中国外交问题时引用了邓*平1974年在联合国大会上的讲话“中国不称霸,如果有一天中国人变了,在全世界称王称霸,到处欺负人,那我就号召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同中国人民一起,打倒中国霸权”,还暗示中国政府并不认为“九段线”合法——这岂不是等于承认南海诸岛问题的性质属于中国“在全世界称王称霸,到处欺负人”、“中国霸权”?他说,外交从来大权在中央,难道他发表如此暗示也是中央定的?难道他宣布的外交必须“首先别人要喜欢你”也是中央定的?他究竟是在代表中央,还是在妄议中央? 吴贱民说,“毛主席就出国去了两次,都是苏联”、“见过世界、没见过世界就不一样”——言外之意他这见过法国大世面的才最懂世界。

不过从他的婊子外交之道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他的“见世面”见的是“调情市面”——没白在法国混了那么多年,居然能比以浪漫闻名的法国人更浪漫:法国人也未必敢如此突破“国家外交只讲利益不动感情”的铁框框、把严肃的唇枪舌剑的外交变成“首先别人要喜欢你”的多情浪漫。

而吴贱民对正经的外交常识呢?可以说一窍不通——连“狗敢不敢咬人取决于人敢不敢打狗”的生活常识和外交常识都不懂,天晓得他这个“外交专家”除了调情发嗲卖骚之外还会干什么。

当年赛金花是国难当头不得不“婊子外交”,而如今的吴贱民们却在用“婊子外交”制造国难当头。可见吴贱民们连赛金花这个婊子都不如。